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攻性转的脑洞

沉迷香香美貌无法自拔,感觉香香是最适合攻性转这个梗的,先把草稿草出来满足自己的脑洞再说……

草稿太草了大概想表现的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日后想到再补吧……

时间点:刚明确关系没多久,没同居

===============================

两家有个案子在合作,负责对接的自然是于总和小甄总,忙起来没时间约会干脆把每天跑对方公司当约会的机会,外勤出得于半珊一脸傲娇其实满心欢喜。这天真亿主场,于半珊前台签了预约熟门熟路就进了甄少祥办公室,进去就卡住了,因为小甄总的桌子后面坐了个长卷发女生在低头看文件……

于半珊吓得倒退两步出门看门牌,确实是门槛都被他踩平了的甄少祥的办公室,他这边动静一大桌子后面那个女人就抬起头,一看是于半珊在门口,咧开一个跟她那一脸职业妆一身职业装简直不在一个次元的大白牙傻笑就从桌子后面扑腾出来,边扑还边喊“珊儿你来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于半珊吓得快跪了。第一是因为美色冲击,这女人胸大腰细明眸皓齿,鲜红的唇彩和大波浪卷发更添优雅气质,西装裙下一双雪白小腿又长又直,脚踩恨天高还如履平地,这等充满攻击力的美貌,要是她没笑,妥妥就是标准的霸道女总裁。第二是因为,这张精致华丽的脸,越看越觉得跟甄少祥真的很像……

之前一瞬间以为甄少祥金屋藏娇起来的火还没烧着就被浇了个透心凉。于半珊话都说不出来了,任由那女人扑到他怀里一把搂住他的腰用软软的撒娇音说着好想你啊好想你。他用足了力气才控制住致一于总什么大世面没见过的镇静表情,小心翼翼地问:甄少祥?

嗯?由记忆中的185缩水到170的女人抬起头,这么近的距离再看,于半珊越发觉得那双亮亮的眼睛里的欣喜真的跟那个男人对自己撒娇的时候一模一样。他不由自主地就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眼看着她背后似乎有看不见的尾巴在拼命摇……连这点都跟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莫名其妙就接受了这个设定……才没有呢!于半珊在心里疯狂掀桌,他头昏脑胀地坐在办公桌边,两眼放空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在草案上勾勾画画,嘴里说什么他是一点也没听见,满脑子乱七八糟想着昨天来致一的甄少祥不还是男的吗今天怎么了,刚才进来送咖啡的小秘书对她老板没任何异常表现难道她老板一直都是这个女人,我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上次跟甄少祥睡的时候他是男是女……

神游到不行的时候突然发现她停下了动作担忧地看着他,珊儿你走神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没休息好,我们休息吧?

神情和语气都再熟悉不过。

工作狂于总清醒过来,想想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态度那么自然,显然在她的认知里是没有任何异状的,既然双方的工作能力没有受影响,干脆先把事情处理完再说。于是专心致志工作,她讲的那些熟悉的傻笑话他突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更别说怼她,开玩笑,他都快不知道怎么怼人了……

妹想到处理完了她拿起资料和车钥匙就说我们走吧,于半珊又吓一跳,脱口而出走哪儿去,她奇怪地看他一眼,送你回致一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啊,昨天说好今天周末去我家的……你要加班吗?

委委屈屈的小眼神儿一发清空于半珊的血槽。

于是二话不说就坐着她开的车回致一了。进了公司于半珊发现所有人跟她打招呼都非常自然毫无异状,郝眉一脸奸笑说小甄总来接愚公回家啊,她开开心心地回答嗯嗯嗯,跟自己记忆里的场景毫无区别。可是记忆里那个人,真的是个男人啊。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穿越还是记忆被洗了。

于是两人又开车回了她家。两趟路上于半珊全程发呆没说话,下车不由自主地转到驾驶座给她开车门。但是发现了她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担忧地偷偷看自己,明显有话想问又不敢问。俩人沉默地进了门吃完饭洗完澡,于半珊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巨大的双人床继续发呆,突然背上一热,是被人抱住了。

她在他身后闷闷地说珊儿你是不是累坏了,我会好好加油赶快把案子做好,然后让肖奈给你放大假发奖金。

于半珊就想啊,自己昨天还在和男的甄少祥见面谈公事互(单)相(方)打(面)趣(怼),这个女甄少祥是不是昨天也见到了自己,也和自己开开心心地一起工作,可是今天她却面对着这样的于半珊。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穿越了,这个和自己的他一样温柔的她是没有错的啊。

心口莫名涌上一阵酸楚的热流,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转过身抱住那个比自己的男人身型小了一圈的暖热身体,没了恨天高加持,她的额头正好在自己唇边。

于是他就亲了亲那个光洁的额头,闻到的洗发水香味都跟那个男人一样。

但是刚才在背上、现在在胸口的某种柔软触感是绝对不一样的……于半珊不想去分辨是头疼脑热还是哪里热。

于半珊觉得他看得出来她其实蛮想要,毕竟一周在一起睡两天,那种热切的眼光自己太熟了好么。但是他宁可撞死也不知道该怎么发展到那一步,所幸她以为他是太累了,也没有要求,就纯洁地盖好被子钻到他怀里睡觉觉了。于半珊的手都不敢往那盈盈细腰上搂,又想起了那个睡觉的时候总爱把脸埋在自己胸口的男人,他也不知道该哭该笑,这样要怎么睡得着啊……

其实这段时间他确实累得不轻所以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是难得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周末,于半珊一醒过来发现怀里抱的还是男的甄少祥,反而吓一大跳,爬起来掀开被子满身上下地摸,把甄少祥摸醒了,睡眼惺忪地冲着他笑,珊儿~精神真好……

于半珊赶紧捂住甄少祥的嘴,洗洗你那一脑子黄色废料!

自然顺畅地怼出了口他又吓了一跳,认真再看这张脸,线条硬朗,触感坚实,一双piakpika的大眼睛亮亮地望着自己,有点迷惑,还有满满的爱意。身下这个确实是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

于半珊就想,管他是穿越回来还是怎么,再睡会儿吧。

于是手一松,一头扎进甄少祥颈窝,闭上眼睛。


===========================


一开始的想法是珊珊面对一个女生会不会不由自主地就变得比较温柔,导致他自我反省这个地主家的傻大姐明明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毛一样为啥对男香香他就经常傲偶尔娇,于是就开始试着更加坦诚温柔地对他的男人,香香简直受宠若惊,而珊珊打死不愿意把这段不知道是穿越还是啥的经历告诉他,嗯,我一定要补完善……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