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打扮要认真

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放过难得的女装梗。算是之前攻性转脑洞的后续,一个更加不知所云的脑洞……发现我得了想了一堆设定结果写出来都浪费的病……抱头


这年真亿的年会存心要玩花头,办了规模不小的化妆舞会,顺便还要做成客户活动,一边秀财力一边秀创意,大小媒体上话题度得了十足,还把本来就年末加班加得不要不要的员工们累得满地滚,哭着喊着要小甄总亲自下场与民同乐。甄少祥自己也请了客户,原本正有此意,然而当他发现自家员工的要求并没那么好相与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受邀来单纯围观的于半珊——和会场里的所有人——所看到的舞会开场秀,是由女装礼服的小甄总主持开幕的。虽然舞会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精致的尖下巴,但是那扭捏的假声于半珊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难怪从来没见他在家试过舞会服!于半珊一边震惊一边想。

致完了词开完了场,舞会正式开始,小甄总话筒一丢就消失在了舞池的音乐和人群里。——这是围观群众的视角,于半珊的视角则是那个人拖着一身华服走路带风地冲着他来了。他顿时十分庆幸场地够大,自己站的地方比较角落,更加好奇开场前那人都在后台,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他的。

“珊儿!”甄少祥走到于半珊面前,语气还挺兴奋,“今天的会场漂亮吗?你吃过饭了吗?这边有点心,”他随手指指在场中端着酒和点心穿梭的侍者,“你要去吃点吗?”

于半珊仰头看着这个从来没见过的甄少祥,有点语塞。

真亿策划组特意给小甄总准备的西式仕女华服的确不同凡响,大金大红色调极其炫目,头花缀羽毛覆薄纱,连着栗色长卷假发披散在颈侧,一字领正正露出精致锁骨,颈花恰恰挡住喉结,又显得脖颈修长,没有项链,胸口雪白肌肤被大片酒红绸缎和舞厅中的灯光衬得发光,宽袖上几层蕾丝堆叠繁复,遮住男子宽肩,柔化了手臂线条,胸口硕大立体花朵纹样十分扰乱判断,向下变为花茎图案,更显得细腰盈盈不堪一握,裙摆内外数重,极尽华丽,也不知他拖着这么大的裙撑是怎么走路的。

一步之遥,两人静静相望,音乐忽远忽近,场面十分梦幻。

“很……很好看……”于半珊觉得自己有点陷落在面具后那双晶亮如常的桃花眼里了。

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摘掉了同样绣线雕花华丽之极的面具。

摘了他就想骂人。

“谁给你画的这个破妆啊!衣服都弄这么漂亮了化妆居然敢只画个口红!戴了面具就能随便对付了吗!”

甄少祥有点懵逼。他在后台准备服装和开场致辞的时候非常忙乱,还真没注意自己面具下的妆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眉形眼形脸型一样都没修的只有唇妆非常艳丽闪耀的造型是个什么效果。他不知所措地扯扯夹在耳朵上的坠子,“现在后台好像也没有化妆师了……”

“……算了。”于半珊泄气地把面具按回他脸上,甄少祥赶紧接住,自己戴稳。“你去干你的事吧。”

“我开场已经开完了呀。”面具都挡不住大金毛一脸无辜。

“你不是要招待客户……”于半珊抬眼四望,舞池热闹非凡,周围该聊的人都聊上了。

甄少祥艳丽的唇角弯起:“我的客户就是你呀。”

“你真是……”于半珊一阵头疼,再细看看,致一老几位果然都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于是两个人就共度了舞会一夜。于半珊当然也是穿着舞会礼服来的,二人偶尔混入舞池人群秀一秀舞技这种社交技能,甄少祥本来就比于半珊高一点点,加上头饰差距更大,幸好男式礼服显身架子,这奇妙的身量差看着倒也意外和谐。其实当天并不只有小甄总一个反串,开场环节结束后他也没那么引人注目了。

不跳舞的时候两人就在会场边缘走来走去,偶尔与场内的熟脸聊聊天增进联系,或者干脆跑到阳台吹夜风,尽职尽责地等到舞会结束清完场才走。

甄少祥偷偷看看走在身边发呆的于半珊,刚才起他就发现于半珊有点走神,动不动就放空,好像在想什么事,他有点担心,但是细看于半珊神情又不像是什么麻烦,他也不敢问,只好一直盯着。不会被珊儿发现可以尽情看了,小甄总苦中作乐地想。

一直到两人回了家,于半珊都有点发呆,其实他想的确实不是什么麻烦事——是之前遇到的那位,女甄少祥。平时就觉得自己的男人像红玫瑰一样贵气优雅又高调,今天这身夸张的裙服更是如花盛放,可惜好好的人比花娇(不)都被那半吊子妆容毁了。不知为什么,想起那位莫名相遇的美女,竟然对男甄少祥这乱七八糟的妆面感到有点遗憾。

难道我很想看他化个隆重正式的女式舞会妆吗……于半珊困惑地想着。

整整一夜他都在想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事情(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想了一夜那位美女香香),因为第二天早上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做了个堪称诡异的梦。他梦到那位美女,和自家的美男,在真亿的舞会场地,伴着真亿的舞会音乐和灯光,跳舞。

女人穿着甄少祥反串的华丽裙服,男人穿着于半珊自己那天穿的燕尾服,视角忽远忽近,一时广阔的舞池里只有那一对衣襟翻飞,一时两人彼此深深注视,眼神深情专注如同爱侣,一时落地窗门外涌入星光和夜风,氤氲起一层朦胧,一时男人修长手指保护者般圈住女子纤腰,两人都没戴面具,女子妆容完美,男人笑意绵绵,于半珊觉得自己简直是被那快要化成实质的暧昧缱绻气氛生生憋醒的。

醒过来的于半珊瞪着天花板半天回不过神,不知道是该思考为什么会梦到自家男人水仙还是该思考梦里自己的站位到底在哪儿。

身边一声嘤咛,搂着他睡觉的甄少祥也醒了,抬起没聚焦的眼睛看着于半珊,含含糊糊地说了句珊儿早上好。于半珊低头看着埋在自己怀里的俏脸,想起梦里的他与那美女的缠绵之意,突然一阵邪火上冲,抬手就去掐他脸颊,一边掐一边气恼地嘟哝“自己妆不好好化,倒是跟妆化得好的美女那么腻歪,叫你搂她腰,叫你对她笑,叫你那么帅……”

甄少祥被掐得一脸懵逼,于半珊念叨半天他一句也听不懂,但也不敢说啥,等于半珊不念了,才努力调动着还被掐在他指间的脸部肌肉,困难地说了句,珊儿没睡醒就再睡会儿呗……

于半珊手一顿,突然推开怀里的甄少祥支起身子,甄少祥一愣,正要道歉,于半珊的上半身就又砸了下来,换成了他的脸埋在甄少祥怀里的姿势,一口叼住甄少祥的锁骨,边啃边含糊地说“你是我的,不许跟别人跳舞,跟你自己也不行,不行……”

甄少祥疼得龇牙咧嘴,还得抱着于半珊的头应着我是你的全是你的绝对只跟你跳舞哎呦疼……

等于半珊清醒过来,他就后悔自己一时脑残竟然吃了女甄少祥的醋还表现出来了,因为一直被自家男人可怜兮兮的狗狗眼盯着,他还是吞吞吐吐地把那天遇到那位美女的事说了出来。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是做梦还是穿越了……”

然而等他长篇大论说完,身边这只男甄少祥竟然只听进去两句话。

“珊儿,你居然因为她才觉得我长得好看!你居然抱着她睡觉了!”这人爬起来换了个整个身子俯在于半珊上方的姿势,居高临下地把于半珊整个人笼在下边,目光灼灼地瞪着他,满脸委屈。于半珊仰脸看着甄少祥,一阵头疼接一阵心虚,也忘了怼他男人抓的这手好重点了,“我不也抱着你睡吗……”不对,心虚什么,为什么要心虚= = 

甄少祥竟然还嘟嘴:“不一样!”也不等于半珊再说什么了,直接扑下来把身下的人亲得喘不过气。

于半珊被亲得失神地还在想,真想见见那位美女的于半珊,和他抱头痛哭一场。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