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良夜

改了个标题……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


致一和真亿要准备去美国开个业内会议,于总带团队,小甄总也要带真亿的团队,于总说你们公司难道就你一个人啊,小甄总嘿嘿笑着说你只有一个我嘛。于总翻了个突破天际的白眼,边从衣柜里翻衣服边说你不许动我的行李。

行李各自收拾,资料分头整理,两家说着说着就决定一起出发了。一切准备停当就等出发的某天没加班,两个人在家吃完饭,于半珊突然说我们去散个步呗。平时两个人都很忙,保持相对规律的作息都得尽力,虽然可以在家锻炼,甄少祥还是很喜欢散步这种四舍五入可以算约会的方式。难得于半珊一提,他当然立刻响应,拿上外套就走。

甄少祥当初挑这个房子格外注意了周边环境,小区大得要命,院子里还有人工湖,每栋建筑之间隔得够远,给绿化留了相当的空间,谁看都觉得是私家后院儿。小区规划注重私密,特别适合他这种散个步也要当在约会的人。于半珊跟他走了几回,觉得这环境太适合甄少祥干坏事了,遂回家锻炼,留个什么都没干的甄少祥被丢在后面一脸委屈。

两人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气很好,月明星朗,循着月光就能走到人工湖的水岸。

“珊儿刚吃完饭别走那么快……”于半珊在前面越走越快,甄少祥追上去担心地牵住前面人的左手,于半珊微微一僵,却没有把他甩开,倒让甄少祥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于半珊的手抓得更紧。

于半珊的步子慢了下来,但还是一直盯着前方。甄少祥知道公开场合的于半珊总是更严肃,哪怕此时他们方圆几十米都没见着活物,他倒也不以为意,还满心欢喜地想着能牵珊儿的手散步了今天真幸福。

两个人沿着湖岸溜达了一会儿,甄少祥还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平时甄少祥絮絮叨叨的时候于半珊即使不是每句话都接也没有一句不应的,心情好一起聊心情不好怼两句,他说什么甄少祥都能乐呵呵地往下讲。但是今天如此地聊不下去,又想到于半珊居然自动放弃在家锻炼出来散步,甄少祥开始有点担心了。

他正想着要怎么开口问一问,于半珊突然抓紧了与他相牵的左手,疼得甄少祥差点儿叫出声。

“甄少祥……”于半珊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脚步也慢了下来,却还是盯着前方,没有回头看他。

甄少祥积极响应,看向身旁于半珊的侧脸:“嗯,怎么了珊儿?”

于半珊没接话,默了一会儿,终于停下步子,慢慢地转过身微微抬起脸看他,“呐,甄少祥……”

他的声音低低地,几乎要散在晚风里。两人已经走到湖边一处花台,是个专门设计过的所在,应着晴夜的朗朗月光,正是花前月下的景致。此时四下无人,只有花影摇曳,要不是气氛莫名紧张,还真挺浪漫的。

甄少祥也认真地看着于半珊,认真地回答:“嗯,珊儿。”其实他的心都悬起来了。

月色中于半珊灵动的狐狸眼明亮异常。他紧紧地盯着甄少祥,没被握住的右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将一个看起来很厚实的小盒子递到对方眼前,单手打开盒盖。

“结婚吧。”

月光滑过天鹅绒,衬着两圈银亮,几乎灼伤了甄少祥的眼睛。

于半珊一向机敏,无论什么意料之外他都能处变不惊谈笑风生,在商场上是有名的应变极佳。那句话说得语气平缓,听上去无比自然,甄少祥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他面无表情下紧紧咬住的牙齿,脸部肌肉肉眼可见地变形。

这让甄少祥的心发颤。

他把自己的左手抬到于半珊面前,对方明显地愣了一下,但很快松开交握的手,拿起盒中的一枚戒指,环上甄少祥修长白净的手指。

他那双签下无数大单的手在发抖。

甄少祥低头看向手指上的冰凉触感,突然一滴热流坠落在指间,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满脸泪水。他哆嗦着拿起盒中的另一枚戒指,抓起于半珊的左手,将指环推了上去。他抬起头望向那个人的眼睛,望着那双澄明中映出的月华和自己的样子。夜风卷起眼前人的发梢,是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洗发水和香水味道。

长臂一伸,甄少祥将于半珊猛地拽进怀里,紧紧地、紧紧地圈住了那个人,下巴抵住他颈窝。

于半珊被甄少祥一个大力勒得呼吸不畅,却只觉得被幸福感填满得快要像气球一样飘起来了,还得怀里这一大坨把他定在地上。抬起手臂环抱住那个耍赖的大金毛的背,轻轻拍打着,耳边一阵一阵的隐忍的抽噎,让他的心一片柔软,微微闭上眼睛,他笑着感觉到自己的泪水也顺着脸颊落下一片滚烫。

“甄少祥。”于半珊轻轻抽了下鼻子,“不许把鼻涕蹭在我身上。”

“噗……”甄少祥忍不住喷出了小小的笑声,带着模糊的鼻音回答,“知道了,老公。”



事后

两个人牵着手回了家,甄少祥想问于半珊为什么非年非节的突然求婚,又怕被揍,正在犹豫,就听于半珊低着头哼哼唧唧地问他,“咱们在美国开完会顺路去看看你家里呗?”

甄少祥想了想开会的加州和自家老爷子老太太所在的纽约,含笑答应:“嗯,顺路去。”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