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唯一的你

讲真这标题我也觉得非常有问题,认真求大佬们赐个正经标题……【跪

有秋衣,如果OOC得很凶请一定要告诉我【大哭.gif

===============================

于半珊一直觉得甄少祥烦死了。

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追求过,更别说是被男生追着缠着黏着。就算甄大少爷对他并不像对他那些小姑娘们那样,人不经常出现在他面前,只是在致一加班的时候总有外卖及时送到,吃了也不是丢了也不舍得,况且有时候饿急了也顾不上是谁送的,况且还挺好吃……整得于半珊满心纠结。有时候甄少祥本人来致一谈工作,除了带下午茶和一定与他主动打招呼也不特别做什么,就盯着于半珊满眼痴缠地望着,那种迷恋渴求的眼光望得他如芒在背,却因为那人什么也没做而无可奈何。下了班还看见辆熟悉的牧马人停在楼下,吓得于半珊顿时满脑子法治在线,却等到他走出园区那车也并不跟上来。肖奈对此明显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致一众人倒是学会了在各种酒会发布会新闻访谈之类商务精英甄大少爷大出风头的场合调戏他两句“你家小甄总真帅”,气得于半珊拉住人就要真人PK。据猴子酒家属孟校花说这种程度在她那习惯性买买买送送送的表哥的恋爱史上已经是非常克制,于半珊忍住了没当着人家女孩子面呸呸呸出声,转过身他就恨恨地咬牙,谁跟那货恋爱了。

就算不加班的时候孟逸然也经常跑来致一看丘永侯,顺便给她的猴子带外卖和点心,郝眉有时候还打趣她不如来致一工作算了。机敏如于半珊,怎么会看不出来孟逸然常常对他欲言又止的是什么意思,她和甄少祥感情最好,肯定不想看她表哥这般求而不得,但甄少祥自己都这么憋,想来也不会让人来敲边鼓。虽然心烦,于半珊还是不得不承认那个大少爷可能也许说不定是真的挺了解自己,不想惹自己生气。既然如此,不要再这样缠着我不就不生气了吗,他气恼地想着,反正那个大少爷又不缺爱,有表妹还有那么多小姑娘关心他呢。


好不容易这天是个不用加班的周末,没有让人纠结的外卖更不用看到某个让人纠结的人,于半珊心情很好,看看天气也不错,就去了离家远一点的 shopping mall 逛逛久违的超市顺便散步见见久违的阳光,没想到刚走进mall的大门没几步,隔老远就看见甄少祥和孟逸然在咖啡厅里。

吓得于半珊赶紧走远两步躲进走廊拐角的阴影,小心观察了一会儿,确认了那对坐在咖啡厅落地玻璃墙边的兄妹的确没看见他。他想快快溜走,又担心路线不对会被发现,那不就又要被甄少祥缠上了吗。想了半天,犹犹豫豫地站在原地,又偷偷张望咖啡厅那边,落地玻璃窗畅通无阻,那两个人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

孟逸然似乎心情很不好,低着头垂着肩,指尖拎着餐刀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松饼,甄少祥坐在对面,跟她说着什么,身子前倾倚在桌子上,显见得是满满的关心。说着说着,孟逸然终于抬起头来,对着甄少祥虚弱地笑了一下,甄少祥也报以灿烂一笑,抬手摸了摸孟逸然的头,摸得她皱起鼻子眯着眼睛,一脸撒娇情态。

美丽的女孩子做这样的表情简直可爱之极。于半珊看着看着却突然满心酸涩。孟逸然心情不好的原因他一想就知道,丘永侯还出着差呢。原定四天的日程还因为突发状况延长,孟逸然一周没来致一了。昨天于半珊还在跟他联系确认工作进度,聊完正事,猴子突然长叹一声,苦兮兮地说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于半珊当时还装作受不了地说你放一百个心你家小公主啥事儿也出不了,现在想想,怕是猴子和孟逸然这几天打的电话更加一言难尽……

思念着不在身边的男朋友而难过的时候有哥哥的照顾和安慰,孟逸然和甄少祥是真的感情很好啊。于半珊远远望着甄少祥拖过孟逸然面前的盘子一点一点把被切成渣的松饼吃掉,逗得孟逸然噗地笑出来的样子,努力压下心里的酸苦,反复对自己说真是羡慕别人家的表兄妹。又努力去想我们宿舍的兄弟感情也好啊,如果我和猴子一起出差,一定也是这样哄他的。——不对,猴子才不会像他的小公主一样拿甜点出气呢……

正在出神,那边两个人站起身往咖啡厅外走了出来。于半珊赶紧往角落里又躲了一点,明知道自己在一个视线死角里,还是莫名心虚,仿佛自己不是被堵着找不着机会出去似的。

看着孟逸然和甄少祥沿着走廊慢慢地溜达,校花突然抓住甄少祥的袖子晃了晃,甄少祥低头一笑,摇摇头像感叹了句什么,就由着孟逸然在前面牵着他的手带着人往某个方向走去。于半珊撇撇嘴,心想一定是要给表妹买什么实现愿望的礼物讨她开心了,大少爷就是大少爷,哄女孩子总是这几招……哎不对,怎么进的是男装店?

他几乎要探出头去仔细瞧瞧状况,那两个人在一家看起来就非常高端的男装店里和店员说了两句,孟逸然就拿起一件衣服,在甄少祥身上比划,摇摇头又放下,又去找别的衣服,继续对甄少祥比划,两人试着试着就往店铺深处走去,在于半珊的角度已经看不到人了。

原来不是大少爷要哄妹妹开心,是大小姐要给哥哥买谢礼啊。如果不知道是甄少祥和孟逸然,那对仪态得体风度翩翩的俊男美女牵着手逛街买东西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对赏心悦目的小情侣。于半珊默默地唾弃自己怕不是奇怪的小文章小电影看得太多,人家表兄妹要是骨科,早就没有猴子酒什么事了……

要躲着的人也走远了,没有理由再在墙角阴影里待着了,于半珊匆匆往被遗忘许久的超市的方向跑去,拼命想着家里有什么东西需要补货,拼命把甄少祥与孟逸然牵手谈笑的样子抛在脑后。


没想到整天心情都郁郁的,到晚上竟然还做了奇怪的梦,梦里来致一开会的甄少祥,还是那样光彩照人,还是那样精明高效,却没有了那种痴缠迷恋的眼神。那人看着于半珊的样子,与看肖奈、看KO、看任何一个工作伙伴一样,礼貌的微笑,清朗的声线,无可挑剔的工作方案,对于半珊这个人没有一丝专注。梦里的商谈结束后,甄少祥往外走的路上正巧接到个电话,讲电话的声音很低,但那种舒缓而欢欣的神情让身后看着他匆匆离开的于半珊感到熟悉得刺眼。美术部的同事在身边啧啧感叹着别人家的老板穿衣品味怎么就这么好自家这几位怎么就是这德行,梦里的于半珊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得炸毛,却提不起力气去真人PK。

醒过来的于半珊瞪着尚未透进晨曦的窗帘,无力地把手臂搁到眼睛上。无法接受自己居然对自认为烦人的追求者有了这么强的占有欲,好像即使不想要他也是自己的东西似的,于半珊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之前不是觉得甄少祥并不低调的追求方式很烦吗?不是觉得一再对他说不要继续却没有效果很困扰吗?可是当真被梦里的甄少祥当成路人,却叫他那么的痛苦。甄大少爷从前有过那么多莺莺燕燕,于半珊自认从来不觉得有什么,然而一旦那种温柔独属于自己,居然就无法再忍受失去,更别说是给了别的人……只是想一想什么样的女人或男人能得到那样温柔的甄少祥,心脏就一阵抽痛,明明是自己不要的……

眼泪顺着手臂和眼眶间的缝隙滑下脸侧,于半珊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其实他早就被甄少祥所吸引。那人打探他加班时间的小心思,为他搭配营养的外卖餐点的细致,守着适当距离的克制,还有……真亿的业绩和作为管理者的能力,被同事调侃的时候觉得很讨厌,可是如果不关自己的事,他也会承认,运筹帷幄、意气风发的小甄总真的很帅。

那个人已经从当年的傻少爷成长成现在的样子了。于半珊心里清楚甄少祥就是想要自己看到他的变化,要他知道甄少祥是一个认真的可靠的人,而他再也不能装傻,他真的看到了……

他坐起来从床头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狠狠地擦了擦脸,心乱如麻。


周末的第二天,于半珊在家整理房间和前一天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从衣柜收拾到包包,他越理越心惊,最后干脆咣当坐在地板上,在心里大骂自己失智。

杯子,手帕,卡套,扇子,托特包,洗手液,冰箱除味剂,餐具盒,甚至手机贴纸,家里的每个角落居然都遍布了甄少祥的痕迹。是傻到什么程度才会没发现那些外卖里附带的小玄机?好看结实又能常用的物品正是于半珊的喜好,甄少祥一定有渠道知道的。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收了他那么多礼物了,于半珊懊恼地咬着嘴唇,难道加班真的把人加傻了?不对,一定是孟逸然也总在给丘永侯带的餐点里放这些东西才给自己造成了错觉!

环视着这些已经成为自己的日常用物的东西,于半珊提醒自己应该对那个无声无息渗入自己生活的人感到害怕,可是却只有被人体贴关怀的甜蜜将胸口涨得满满。是因为爱上他了吧……被自己所爱的人这般珍视的感觉是这么幸福的。他屈起膝盖把脸埋在臂弯里,想起甄少祥远远望着自己时安静而温柔的笑容,没发觉自己也随之勾起了唇角,泪水也再度落下。


于半珊向来自认坦荡,既然发现自己倾心于甄少祥,就决定要认认真真回应他。

……如果那个傻子不要把距离控制得那么好的话……

致一正好忙过了阵儿了,最近下班时间非常标准,而与真亿的合作也不是急事,更不可能次次沟通都得劳其实很忙碌的小甄总本人大驾,于半珊甚至第一次有点想念加班的日子——毕竟小甄总钦定的外卖是真的挺好吃——甚至还第一次暗自埋怨追人的人怎么会这么能忍,搞得自己想回应都没有机会。他几次拿起手机,却每次都没能成功翻到小甄总的通讯方式就咬着唇又把手机放下了。回应甄少祥是一回事,要自己像他那样主动……

连着半个月他就只见到了来谈工作的真亿相关员工和丘永侯出差归来后又恢复在致一出没的孟逸然。眼看着猴子从刚回来时的疲惫萎靡迅速变回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于半珊简直觉得兄弟越幸福显得自己越忧愁,经过猴子座位都恨不得多瞪他两眼。——当然要背着孟逸然。

这天经过猴子酒工位背后,又对着那个毫无知觉的背影刷刷丢眼刀,突然感觉今天的猴子有点不一样。他默默站在那看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因为衣服,猴子穿的这身,可不就是那天在 shopping mall 看见甄少祥和孟逸然逛的那个牌子。倒的确是猴子稳重低调的日常风格,但价位并不是他兄弟轻易会去给日常穿着考虑的……

于半珊左右看看,端起架势特别假地咳了两声,从身后一巴掌拍上丘永侯的肩,奸笑着问他:“哟哥们儿今天穿得如此光鲜,是要干什么呀?”

猴子酒被拍得一抖,转过身来,就跟没看见于半珊诡异的表情似的,摸了摸脸嘿嘿一笑:“今天晚上和逸然吃饭,穿她送我的新衣服。”

于半珊一愣,表情有点僵:“你出完差她送你衣服?”

猴子酒毫无察觉地抬头看他,眼神十分无辜:“你怎么知道?逸然说我这趟太累,心疼我。”说着又是一脸回忆的幸福傻笑。

原来那天大小姐不是在给哥哥买谢礼,是在用拥有衣架子身材的哥哥给男朋友试礼物啊。

于半珊第一次感觉到被深深地秀了一脸恩爱。平时看老三微微夫妇和KO郝眉两口子不要命地黏糊,多半只是觉得他们这么幸福真好,只是为朋友感到高兴,但这次,也许是正巧目睹耳闻了孟逸然和丘永侯彼此思念的缘故,他竟突然觉得,与爱人相伴相系,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他竟突然觉得,自己也好想牵着那个人的手,感受着那份唯一的温暖,一直一直一起走下去。

于半珊拍拍丘永侯的肩,说了句哥们儿真棒,转头就去敲肖奈办公室的门。


与致一合作许久以来,真亿第一次迎来了对方主策于总的到访。

于半珊走进真亿大门,走过前台,走过走廊,走向在办公室远远地望着他、将安静温柔的微笑和专注迷恋的眼神全部倾注于他的甄少祥。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