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你的眼神

感觉后半截卡得厉害,如果搞出了bug请一定要告诉我【大哭.gif

来和我聊聊天嘛 _(:з」∠)_

===============================

起初,甄少祥是很讨厌于半珊的。

那时真亿和致一既没合作也没竞争过几次,每次两家对上,只要那个于半珊开口,说话总是夹枪带棒含沙射影,怼得甄少祥上不来气儿。偏偏他还老是开口,偏偏他就针对甄少祥一个人。一开始小甄总以为只是因为两人都经常担任各自公司的发言人角色,后来突然发现这于半珊对其他公司的发言人和真亿的其他发言人就不这样,对其他任何人都不这样。他专门观察过于半珊跟东道公司、致一乃至真亿的各种同事、对手和客户说话,终于确认了自己的特殊待遇。甄少祥简直气笑了,除了致一副总这层身份之外他对于半珊毫无认知,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得罪了这么个大爷,只觉得这人刻薄狭隘又小气。要是自己真的无意中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招了厌恨,为什么不当面来讨回呢?小甄总是那种不能接受自己错误的人吗?

“致一于总与真亿小甄总不对付”在业界都快出名了,甄少祥大不以为然,谁跟他不对付,明明是有人找事,小甄总才心里苦好吗。实在气闷的时候,甄少祥觉得不如直接去找于半珊问清楚算了。可是那个人好像老躲着他,从来没有机会单独相处,有一次竞标,自己在东道公司的走廊上远远看见于半珊一个人,刚要追上去,那人竟然发现了他,然后明显地加快了脚步……甄少祥更气了。反正心存沟壑的是于半珊,就让于半珊把自己气死好了,他为什么要在乎呢。

有时候甄少祥还会不无遗憾地想,这于半珊虽然嘴欠,口才倒是真好,业务水平和应变能力也棒,如果是自家公司的人多好。转脸又被怼得找不着北的时候,又觉得还是算了,性格这么恶毒,搞不好搞出的事儿还比带来的生产力更厉害。不遗憾,嗯,一点也不遗憾。哎说起来肖奈怎么就能制住这个人呢……


这天甄少祥在一个业界酒会的会场又看到了于半珊。他无力地翻了个隐蔽的白眼,心想怎么哪儿都有他啊,自己是自家公司的少东,为了接手公司自然要什么领域都去了解,那致一难道是没人用啦?

虽然是酒会这种专门搞社交的地方,被怼怕了的甄少祥也不敢确定于半珊会不会当众发难——依那人的口才,说些只有自己听得懂的刀子话还能对其他人维持住场面怕也不是难事。存心想着躲远点,没想到去个卫生间出来,拉开卫生间大门正好遇到于半珊要开门往里走,两个人都没防备,差点被那人撞进自己怀里。

甄少祥吓了一跳,抬头就看见于半珊的脸就在自己眼前,听见他低低地“哎呦”了一声,也是受到惊吓的样子。他正想道歉,于半珊就匆匆说了句“对……对不起,小甄总”,没等甄少祥回答就慌忙奔进了卫生间,动作推移间甄少祥转到了门外,沉重的大门随之合上。

甄少祥站在卫生间门口有点愣神。

他一直觉得于半珊很恨他,第一次听到那人对他说话这么客气,甚至还第一次对他道歉,声音也不是平常怼他时的那种高昂,让他觉得很新鲜。更重要的是,他第一次离那个讨厌的家伙这么近,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直视着于半珊的眼睛。

那双眼大而明亮,黑白分明,泪沟很深,似乎是内双,微微上挑的眼角不知为何有一点泛红,或许是因为惊讶和冲撞的动作而稍稍眯起,显出眼下卧蚕的线条。这般灵动慧黠的双眼与这个人的精明形象十分相符,而让甄少祥意外的是,那人脸上没有笑,眼中却有。

他有一双自带笑意的眼睛。

这样的眼睛,怎么会是那个刻薄狭隘的人所有的呢?

意识到不能愣在卫生间门口等着于半珊出来,甄少祥转身慢慢走回会场,一时心绪不宁。

他想起于半珊对自己的特殊对待——他对其他人说话总是彬彬有礼再加幽默轻松的,时刻能把对方逗笑,谁和他在一起气氛都很愉快。他在竞标之类的场合做正式发言时是清晰严谨的,条理分明而言简意赅。他很懂找话题,也很有眼力见儿,什么尴尬场合都能圆上,似乎是个很会照顾人的人。偶然听到过某次招标的公司的某个高层背后夸于半珊心细,不但记得别人说过的话,还很会抓利用信息的时机,特别擅长给人垫场面,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于半珊对其他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对自己就是那样的啊?甄少祥一阵气闷,完全忘记这初次与于半珊单独直面彼此——即使是在卫生间门口——居然没有被怼。

回到酒会会场,又是几轮交谈过后,甄少祥远远看见于半珊也回来了。他不禁绷紧了神经,时不时就偷眼去瞄一下,但是直到酒会结束,那人也没有往他这边靠近。事后甄少祥也嫌弃自己想太多,于半珊再烦,总不至于在两人没交集的时候还专门跑到他面前来膈应人吧……


当时的小甄总也没想到,从此会对那双自带笑意的眼睛无法忘怀。见到于半珊时,不管是又被他怼还是看着他落落大方地与别人交谈,自己看到的仿佛总是他的双眼。有时自己在公司处理事情,看着看着报告,也会莫名想起他的双眼。其实他印象挺深,那天那种场景下,于半珊的眼神是意外、措手不及,还有些微妙的躲闪,可是那眼中仍然带笑,那种自然的笑意似乎让他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甄少祥惦记上那个明亮的人了。不知怎么地,他渐渐的也想要那个人把对别人的热情周到,如果可以,最好还有温柔,分一点给自己……

正好真亿和致一有了一个合作的机会,真亿方面小甄总负责,他又暂时没有别的急事要忙,于是抓住一切能自己去致一的时机往致一跑,有事跟肖奈谈事,事谈完了也不走,就把要合作的企划从思路到细节颠来倒去扒皮抽筋地问,从美术问到优化,也不管是不是需要他亲自处理的部分,问得从草稿修改到定稿的速度快了好几倍。全致一背着他对肖奈叫苦不迭,而沙尘暴本人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笑容,饱含深意地看着于半珊。


于半珊被看得一身鸡皮疙瘩。不止是被肖奈,还被甄少祥。按理说这个阶段的企划甄少祥问得最多的人应该是主策他于半珊,可是大少爷找谁也不来找他,两人的交流仅限于在正经的工作会议上发生,在会议上自己照常当众怼他,大少爷之前那种“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围笑”的官方表情却没有了,变成了认真的专注的深邃得有点吓人的凝视,看得自己几度几乎说不下去话,只好赶紧闭嘴。难道大少爷终于被怼出了经验,知道该怎么报复了?

还是……还是那天在卫生间门口撞到甄少祥,被他发现了什么……?

那天进了卫生间,镜子里那张红得要自燃的脸至今历历在目。差点撞进甄少祥怀里虽然是无意的,却让他心悸许久,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接触——物理意义上的接触——到那个人,闻到他身上混着体温的雅致男香,看到他习惯性露出关切的神色,皮肤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就着洗手池冷水拍了半天脸,还是从脸烫到全身,不敢再抬头看自己的表情,连撑着洗手台的双手都有些发抖。后来磨磨蹭蹭回到会场,远远望去觉着甄少祥并无异样,才略略放下心来。

没想到致一竟然开始和真亿有了直接合作,甄少祥还一来致一就不走,见到他的机会猛增几倍。于半珊知道自己不该高兴的,可是怎么会不高兴呢?那可是让自己魂牵梦萦、辗转反侧、思之如狂的人啊……

从前那些可能会与甄少祥见面的工作任务于半珊本也想要能避就避的,无奈身为主策,又是全致一交际一把手,他和他的团队的任务根本避不掉多少。有时他怀疑肖奈做的那些工作安排是故意的,又没胆子去找沙尘暴证实。一边害怕,一边担心,一边沉溺于能见到甄少祥的欢欣……于半珊觉得自己迟早要精分。

机敏如于半珊,当然看得出来甄少祥多讨厌自己怼他。他也讨厌自己这样,可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甄少祥说话。即使能说的也只有工作的事情,他怕一旦好好说话就会无法遮掩那些强烈到快要把自己淹没、摧毁的心事……他也觉得很对不起甄少祥,那个人明明是无辜的,什么也不知道却要莫名其妙承受自己的恶行恶状。他已经尽量注意自己的行为给周围吃瓜群众造成的印象,不去牵涉致一和真亿两家的关系,但即使只是偶尔有人在甄少祥面前提到,也一定会让那人更生气吧。实在难过的时候,于半珊只能自我宽慰,反正得不到他,就多看看大少爷在绅士微笑的遮掩下默默咬牙的样子,不是为了沉迷于大少爷的气质和教养,是为了提醒自己甄少祥有多讨厌他,好早一点死心断念,等到真的放下了,就可以对他好好说话、好好道个歉了吧。

可是这回甄少祥突然改变的态度让于半珊不知所措,甚至完全看不透。他这才发现大少爷果然是大少爷,演技比起自己怕是只高不低。从前都是自己从远处偷偷看他,并且很有信心不会被发现,毕竟谁会专门去注意自己讨厌的人;现在再也不敢了,因为每次想要看他,都会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瞧。看不清他的眼神,让自己心乱,却无处可逃……如果能逃,自己一定早就逃了吧。

于半珊苦中作乐地想,这下总算可以真正放下那些侥幸的妄念,下定决心躲得远远的了,也不用再对他阴阳怪气地说话了,甄少祥终于是开了窍学了个有用的方法啊。


还没等他躲,在与真亿的合作进程中很快又到了年底,致一的年会请了许多业界的伙伴,自然又是于半珊带头扛起主场责任,周旋于全场四处谈笑风生。他这边刚敬完一杯酒,笑语盈盈地目送那个敬酒的对象离开,转了个身就差点又撞进甄少祥怀里——那人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还站得那么近,近到他手里的酒杯险些喂到大少爷的西服上。

于半珊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脑子仿佛也瞬间消失了,他愣愣地看着几乎凑到眼皮底下的俏脸,说不出话,只能结结巴巴挤出一句“小……小甄总,对不起……”转身就想跑。

结果180度还没转完就被甄少祥握住手臂拉了回来,顺便还把他手里的酒杯抽走,顺手放在旁边的酒桌上。

“小甄总你这是……”于半珊急了,怎么能不急,他的心脏都快撞破胸骨跳出来了,可是被制住的手臂竟然抽不出来。他第一次知道甄少祥力气比自己还大。这种场合又不能硬挣扎,难道今天真的要栽了?

其实,于半珊心底的小声音轻轻地说,刚刚看到甄少祥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他就知道今天要栽了。就算那人松开了钳制他的手,他也没力气跑了……

甄少祥本来是有点嫉妒那个——那些个与于半珊相谈甚欢的人的。看着于半珊一看到自己就从笑靥如花突变成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还有点震惊,心想这人是多恨自己,突然又发现这唯二两次独处时于半珊就只会叫自己小甄总和道歉,平时的伶牙俐齿像是被吃了似的,又想到最近他的各种不对劲,心里便有了一点模模糊糊的猜测。他展眼一望,会场四周气氛正好,大家都在各自social,反正自己和于半珊“不对付”,他们在这儿状似亲切交谈的场面别人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真是大隐于市啊。

“于总……”今天辛苦了。开场的寒暄还没说完,甄少祥就发现于半珊真的很不对劲。他似乎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嘴唇被咬得发白,双手紧紧地握着,平时那种气势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听到自己叫他,才抬起眼睛看向自己,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似乎耗尽了他的力气,那泛红的眼角和眼神中的躲闪慌乱甚至畏惧,被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即使如此,那双天生含笑的眼睛也仍然带着笑意。明明是快要昏倒似的糟糕脸色,他的眼中仍有光芒流转。

甄少祥定定地看着他,看着他明明很想逃跑却发着抖强装镇定回望自己的样子,突然想通了那些躲闪慌乱甚至畏惧的来由。刚才还觉得自己想得有点多莫不是太自恋,现下却无论如何也想勉力一试。

“于半珊……”他将两人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点,低下头,柔和的声线轻轻倾吐到那人的耳畔,“你是不是喜欢我?”

END

===============================

珊珊心思重,只敢暗恋,香香大少爷比较直接,喜欢就要上,直接到快把珊珊吓死了……【你快滚!

重要的事情要再说一遍:感觉后半截卡得厉害,如果搞出了bug请一定要告诉我……

来和我聊聊天嘛 _(:з」∠)_

评论(2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