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身体乳与日常情趣

一开始就是想写某个场景……结果……这啥玩意儿……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呆滞脸

来和我聊聊天嘛 _(:з」∠)_

================================

秋冬季节的暖气房干燥得无法言喻,糙汉子如于半珊也不得不承认甄少祥那精细到墨迹的保养护理程序并非没有必要,乖乖用起了浴后身体乳。与大少爷住在一起,甄少祥自然不会允许他再随便买个身体乳就用,而是直接把自用款多买了一份……于半珊打开盖子闻闻,嫌弃地皱起鼻子:“白天是香水味,晚上你身上就是这个味道……”甄少祥在一边抿着嘴笑:“珊儿也用这个的话就会跟我是一样的味道呢。”于半珊抬起头抛他一个白眼,转过头默默脸红。

但是每天洗完澡全身涂一遍真的很麻烦啊。腰上裹着浴巾的于半珊满心烦躁地想,天天都要花这么长时间慢条斯理地摸自己(不对),懒得涂了,又不能浪费甄少祥送身体乳的心意(他绝对不承认是那句“一样的味道“真的有让他心动),干脆仰头大喊:“甄少祥!”


已经先洗完澡的甄少祥正靠在床头看书,突然听到于半珊喊他,声音好像还很急躁,吓得他丢了书蹭地站起来,“珊儿!怎么了怎么了?”

他还没走出去两步,于半珊就嘟着嘴进了卧室,咣地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床上,那东西在床垫上弹了两下,差点掉下去,甄少祥赶紧接住,拿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同款身体乳。

还裹着浴巾的于半珊重重往床沿一坐,啪啪拍床垫:“坐下,给我涂。”

甄少祥低头看着一脸理直气壮仰望着他的于半珊,发梢乱七八糟地翘起, 身体被浴室的水汽蒸得粉粉的,脸颊微微鼓起,一副“大爷不开心快来哄我”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可爱得不得了,便乖乖坐下打开手里的瓶子,还被于半珊嫌弃,“噫~你怎么笑得这么奇怪……”

因为你太可爱了呀。甄少祥装作专注于手上的东西的样子,低着头努力压着上翘的嘴角。

他把身体乳挤在手上,抬头正要问于半珊先涂哪里,却发现于半珊已经整个横趴在床上,捡起被他丢下的书看起来,浴巾丢在一边,姿势悠闲得不得了,就差抬起腿来晃悠了。

甄少祥一愣,笑着摇摇头,曲起一条腿坐到他身侧,拍开手上的乳液,在于半珊背上慢条斯理地揉按起来。

于半珊看似专注地翻书,背上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甄少祥的体温和身体乳柔滑的触感混在一起,从肩膀慢慢地向下扩散,到背心,到腰际,到……他把被内裤遮住的地方跳过了……

手上匀速地翻着书,其实十行里面没有看进去一行,因为从背上游移到大腿后侧的温度好像越来越高了,烧得于半珊有点不能思考。甄少祥的手修长白净,常常掌温很高,看上去细皮嫩肉,有时候却意外地有力量,就像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大少爷本人一样……那双温热的手游移在大腿,膝弯,小腿,触感从柔滑黏软逐渐变得干燥,仿佛能感知到身体乳一点点渗入自己皮肤,像燧石摩擦一样生出热度……

也没少被那双手触摸过,甚至经常都是在比现在更过火的场景下,但情事中的甄少祥一向非常温柔,甚至小心翼翼,那些抚触很少有这样缓慢而深重的力度,除非是在……

于半珊感觉自己的脸也和背上的皮肤一样热了起来。

意乱情迷间,突然被甄少祥拍了拍大腿后侧的肉:“珊儿,后面涂好了,转过来吧。”

拍得于半珊一激灵。某种莫名的愉悦感让他感到陌生,爬起来就想把书糊到甄少祥脸上,看到大金毛那张无辜的脸又下不去手,只好绷了绷表情,仰面躺下去。

躺下又觉得有点别扭,眼看着甄少祥的手要按到自己肚子上了,突然感觉这个姿势好像一条死鱼……于半珊赶紧一个活鱼打挺坐起来,扒拉开甄少祥曲起的腿,坐到他双腿中间的空档,背靠着他的胸膛,微微仰起头枕在他颈窝处,整个人窝进了甄少祥的怀里。

甄少祥手上盛了身体乳不能动,只能伸着手臂由着于半珊折腾完,被怀中人的头发扫了一脸,一个大写的哭笑不得:“珊儿,这样角度很别扭。”

于半珊往下缩了一点,把上半身挺直,书摊在甄少祥的腿上一只手继续翻来翻去,另一只手垂在身侧,头也不抬地回答:“这样就好了。”

甄少祥叹了个不出声的气,手从于半珊的腰腹开始慢慢往上推移。

甄少祥穿的是很薄的家居服,领口还挺大,于半珊能清晰地感觉到背后靠着的体温,甚至觉得自己能感觉到那熟悉的皮肤触感……这一觉得就不得了了,连熟悉的肌肉轮廓好像也在自己背上清晰了起来……他觉得甄少祥的心跳变快了,一下下地敲打着自己,但那个人的呼吸却还是平缓悠长,温热地洒在自己耳边。于半珊怨念地撇嘴,小样儿演技见长啊。

于半珊从来没承认过,其实他很迷恋甄少祥的美貌。俊俏的容颜,坚实的肌肉,比例完美的身材,尤其是充满弹性水光润泽的皮肤,似乎总在诱惑着他,但每次甄少祥看向他时,他又总是慌慌张张把眼神移开,不敢面对那大金毛般纯真的笑容,却喜欢沉浸在那人独一无二的温度中,抱着他,像现在这样靠在他怀里,闻到独属于他总是暖暖的体香,就从心底里想要微笑,心里被幸福的气球涨得满满。

也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生女生,为什么只有这个傻兮兮的家伙会让自己这么沉迷呢?让自己想要去感觉他的心跳,他的温度,他的气息,越是碰触,越是渴望,就像要溺死在某种甜蜜和饥渴中似的……

“珊儿,”甄少祥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手抬抬。”他握住于半珊翻书那只手的手腕。

于半珊被突来的话音吓得微微一哆嗦,乖乖抬起手,由着那双手在他手臂上上下揉按。刚刚那一抖肯定被甄少祥感觉到了啊啊啊啊,他在心里咆哮不已,却只能强装镇定地换手把书拎到另一侧。


背面正面都涂完了,于半珊磨磨蹭蹭地作势要爬起来,动作才做到一半,还没来得及思念尚未退尽的温度,就被甄少祥抓住手臂往后一拉,整个人又倒回他怀里,这次还撞到了他的肩。

“嗷!”于半珊猛地抬头瞪向甄少祥,捂着被撞到的后脑勺惨叫,“甄少祥!你搞什么鬼!”

甄少祥展开双臂圈住他的腰,微微低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珊儿,你刚刚心跳超快,我好担心呀。”

“你……”于半珊望着甄少祥闪亮的眼神,干脆一头埋进他颈窝,气恼地捶上那人厚实的胸肌,“都是被你吓的啦!”

被与自己一样的味道淹没,隔着紧贴的胸膛,清晰地感觉到两个人的心跳,真的都好快。

=================================

好想要意见啊啊啊 _(:з」∠)_


评论(2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