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secret garden

身为各自公司的重要高层,甄少祥和于半珊的工作都会周期性地很忙,还因此练就了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地调整日程保证约会和工作互不耽误的神奇技能,没想到这回周期到了于半珊出完差正好甄少祥又去出差,硬是前后快一个月见不着面,由于时差连视频电话都不怎么敢打,只能靠微信留留言,把自从恋爱以来从没分开过这么久的两个人折腾得不轻。

好不容易工作完成,甄少祥在回帝都的飞机上还感觉整个人累到被抽空,然而进了家门也没睡到几个小时觉,因为于半珊下班回来了。这小别胜新婚胜得厉害,两人从傍晚几乎疯到半夜,甄少祥埋在于半珊怀里哭唧唧地念叨珊儿我好想你我要死了,于半珊抱着甄少祥的头哭唧唧地说不了话。

第二天周四,于半珊还得起床去上班。休假在家倒时差的甄少祥也跟着日常起床时间醒了,像平时一样与于半珊一起做早餐。甄少祥穿着家居服煮咖啡,又回头拉住敞着衬衣就跑出来烤吐司的于半珊,给他系上衣扣,顺便唠叨两句这个皮带扣不衬你今天衣服的花色快去换一条。于半珊心不在焉地随口答应,突然发现甄少祥表情怪怪的,问了他一句怎么了,甄少祥娇羞一笑,没说话,吓得于半珊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吃完饭换好皮带要出门了,于半珊看了一眼甄少祥还是很诡异的表情,没忍住又问了一遍,甄少祥本来还是没打算说话,于半珊啪地把钥匙丢他身上,凶巴巴地说赶紧说是不是出差太久累傻了。甄少祥接住钥匙递回去,小声说刚才看到珊儿你衣服下面好多,那个什么,印记……

还没说完就被于半珊的背包糊了一脸。

打完人的于半珊捡起背包落荒而逃,门都没关。余光瞟到甄少祥那一脸“这可是你逼我说的”的表情,真是好奇心杀死于半珊啊,为什么自己就非得嘴欠呢?

被打了的甄少祥看着于半珊慌不择路的背影,笑了出来。回到家的幸福感真是无与伦比。


关上门,甄少祥回到客厅收拾昨天随便丢在地板上的行李,把衣服分开丢洗衣机或者准备手洗,把生活用品归位,整理工作资料,做着做着没倒完的时差又上头了。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边一头栽上去,闭上眼睛一时睡不着,反而想起于半珊敞开的花衬衫衣襟下的那些……

甄少祥在沙发沿上翻了个身,手臂压着眼睛,想着现在的于半珊应该在工位上认真在电脑上写策划案或者审稿吧。常常在二人共度的夜晚之后的工作日去到致一,于半珊专心工作的姿态他看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图案花哨的衬衣和笔挺的长裤包覆着什么样的秘密。

于半珊的身体甄少祥当然非常熟悉了。肢体修长柔韧,肌肉结实饱满,那双手臂环住自己脖子,那双长腿攀上自己腰际,用力将两人拉入暖热的欢愉,口唇相贴,气息纠缠。他也很喜欢看着爱人精致的锁骨上留下自己的齿迹,丰润的臀部印着自己的指痕,还有布满那些充满弹性的肌体的星星点点的殷红,从脊椎末端到大腿内侧,有时自己手指覆上,还会引得那一小片皮肤微微的战栗。

想到那些暧昧的情热被隐藏在于半珊一本正经的工作形象下,甄少祥感觉自己有点不好。明明闭着眼睛,被手臂覆盖的眼前一片漆黑,却仿佛能看到想象中的于半珊端坐在电脑前,身上的衣服变得透明,满身爱痕明明白白地显露出来,那人却全然不觉,敲击键盘的动作如常。

这种小黄兔一样的视角是怎么回事……甄少祥一边身体发热一边唾弃自己,要是给珊儿知道了这种欲求不满似的幻想,一定又是一顿揍。但是糟糕的想象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幻想中的场景在眼前反而越发清晰,仿佛全世界只有于半珊的存在,那人端正的姿势更让人想起与那美好躯体有关的每个香艳的细节,如果他在自己面前……如果能看到这样的他对自己露出情动时迷蒙的微笑……

甄少祥睡着了。


醒来发现躺在床上而非沙发上,吓得甄少祥蹭地坐起来,四周一看,窗帘缝透进的天光说明天已经黑透了,房间里没开灯,也没关门,他听到门外有些响动,想着应该是于半珊回家把自己抱回床上的,才略略放下心来。

轻微的门板响接着脚步声,于半珊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甄少祥坐在床上,于是打开了灯,看着甄少祥迷茫的眼神逐渐聚焦,应该是看清楚了他站在门口,随之露出好大一个笑脸,喊着“珊儿!”,语气满满的欢喜。

于半珊一秒垮脸,扯下搭在肩上还带着发梢水汽的毛巾往甄少祥脸上一丢,没好气地说:“快滚去洗澡。”

甄少祥拿开毛巾一脸懵逼:“我今天一天都在家睡觉啊……”

于半珊一呆,低声哦了一下,走到床头拿起吹风机插上电就要吹头发。

平时这事都是甄少祥做,于是他非常顺手地接过吹风机,爬下床就要把于半珊按坐下,没想到被于半珊顺势一推,倒是他自己坐了回去。甄少祥更加懵逼了,抬起头非常茫然地看着居高临下用眼角斜睨着他一脸冷酷的于半珊,可怜兮兮地软声叫“珊儿……”

叫得于半珊一个激灵。甄少祥这种莫名被怼也不反击反而要卖萌的可怜样子让于半珊又想揍他又想亲他,最后干脆整个人压上去,把甄少祥推得仰倒在床上,自己双腿跨在他的腰侧,狠狠地瞪着身下躺着的人。看着甄少祥乖乖地保持躺姿,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充满爱意和自己的倒影,于半珊狠狠咬住嘴唇,上手就劈头盖脸地扑打了甄少祥一顿,气恼地吼他:“都是你个大傻子乱说话!害得我都……”

害得于半珊都差点在工作场合失态来着。

原来这天晚上正好有个甄少祥在休假不用去的晚宴,本来这种社交场合都算于半珊的主场,不料于总白天沉迷工作无心乱想,晚上到了会场思维强度没那么大,精神一松驰又正好看到满场高端优雅的正装男女,那些西装革履大长腿古龙水什么的跟小甄总的日常姿容一毛一样,居然就让于总想起了甄少祥早上说的那句“衣服下面的……”

于是小甄总本人不在场胜似在场。于总的思路完全跑偏,满脑子都是“早上起床看到甄少祥背上全是抓痕”“家居服领子太大挡不住锁骨上的齿印”“皮肤那么细嫩干嘛随便一亲就是好红的印记”“我力气大抓得他疼不疼”,接着从居家场景联想到工作场合,最后发展到“原来平时高定西服穿得这么禁欲里面却全是这种痕迹”……

结果很快就被致一的同事发现于总满脸潮红眼神发直动作迟缓,以为他是不小心喝多了要断片儿,赶紧派车把人送回了家。同事间的温情真是十分感人。

甄少祥环着于半珊的腰,听着他缩在自己颈窝断断续续委委屈屈地把这些事絮叨完,感觉到被他的脸贴住的肩部皮肤微妙的热度,不禁笑出声。于半珊正在羞恼,一听他笑就要跳起来揍他,人才起到一半就被甄少祥又拖了下来,被他凑在耳边轻轻地说话,气息拂过耳际的酥麻让于半珊腰身发软。

”珊儿真的好爱我呢。“

贴合着胸膛,那人胸腔的振动似乎都带着笑意。

”既然珊儿都想这么多了,我们再来试试禁欲的西服下面到底有什么吧?“

==============================

这次的标题终于不是乱凑的了,secret garden 意为”你的身体是藏着秘密的花园“,然而不是乱凑也无法提升标题的水平_(:з」∠)_ 

每次都是认真的跪求大佬们赐个像样的标题啊(TДT)

来和我聊聊天嘛  (つω⊂* )

评论(1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