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八卦

啊,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深深地感受到文笔比脑洞还渣的痛苦……绝望地汪汪大哭

可以当作是唯一的你的甄少祥ver. ,虽然这样会有一点bug = = 

以及继续求赐一个正经标题……

===============================

甄少祥第一次听到他秘书八卦他和于半珊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演技退步到了这个地步。

都怪那天天气太好,咖啡馆把落地玻璃窗的帘子拉了下来,从外面看不到他坐在靠窗的墙角卡座面向墙的一侧,整个人被不知为什么这么高的椅背完全挡住。不然那女生肯定不会毫无知觉地拉着两个朋友坐在共用一个椅背的相邻卡座,聊着聊着就“我给你们卖个rps安利”起来。

甄少祥当然没有偷听女孩子聊天的兴趣。讲道理她们声音并不大,他还有点吃惊平时怎么不觉得这家咖啡馆有这么安静。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如果让秘书发现老板在这儿可能会很扫她们的兴,后来一不小心听到她讲的话题是“我们小少爷和少奶奶的朋友是一个游戏里的对头,少奶奶为了帮朋友曾经把小少爷喷得痛不欲生……“好么,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这下怕是走不了了,让秘书发现八卦对象就在隔壁,大概会把人当场吓哭。

身后的声音已经八到“小少爷回国后和少奶奶的公司合作了”。就算不刻意去听,也很难不听了。甄少祥有点无奈地扯扯嘴角。这秘书进真亿是在他出国之后,据他所知是个谨慎得有点过度谨慎的人,对以前的事似乎也谨慎地没有超出一般员工的了解,没想到在工作以外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他听出来她刻意模糊了一些关涉者的身份(就不能选个比“少奶奶”更好的代称吗,这孩子可能跟于总师承一个语文老师吧),但是知道她在哪里工作的人难道还能猜不出来“小少爷”是谁吗……他忧愁地撑住脸。

秘书从背景介绍讲到了故事情节。“有一次少奶奶来我们这边开会,开完会不小心把手机丢这儿了,小少爷捡了人家的手机拿在手里来回看了很久,颠来倒去地摸,虽然手机有锁密码吧,他连人家的锁屏画面也没看一次,就摸外壳摸到少奶奶可能借了谁的电话打过来。小少爷接电话接得可冷静了,还坚持要把手机给人家送回公司去,一点都听不出来他摸人家手机的手都在发抖呢。港真,这次之后我就开始觉得小少爷对少奶奶有什么,反正我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给那边公司的人打个电话说一下有人手机掉了啦,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一个连手机壳都没有的水果是谁的手机的。哼唧。”

甄少祥想这好像都是挺久以前的事了,那时于半珊还会来真亿开会,还会毫无芥蒂地坐在自己身边,笑着递过资料,自己还能装作无意地借机碰一碰他的手,感受一下那个人独特的温暖。

他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杯灌了一口,听到背后的说话声突然停顿,代以咖啡馆工作人员的“这是您的美式咖啡和苹果汁”,以及姑娘们先后“谢谢”。等工作人员的脚步远去,她们才开始继续扯。甄少祥都有点感谢这些女孩的小心翼翼了……

“……小少爷一个人住的,家里没人等他,就经常加班加到很晚,回家可以直接睡觉那种。有些时候他就会下班特别按时,后来我听少奶奶的秘书小姐姐说那都是他们那边加班的时候,小少爷就把车开到人家楼下,但是少奶奶从来没上过他的车,他也没有主动邀约,好像就是等人走了他再走。”

甄少祥一脸黑线。原来真有这种秘书之间的通信网络,跟某著名政治喜剧里的文官联系网很相似的样子……他都要被自己的脑洞逗笑了。

“少奶奶他们那边加班小少爷怎么知道的你们猜,小少爷的表妹跟少奶奶的好朋友……另一个好朋友,也在那个公司,在交往,他们一加班大小姐就去给男朋友送温暖,小少爷也跟着给少奶奶订外卖,都是精挑细选的餐厅,精到你都要震惊于这种地方也有外卖。上班送吃下班送行,就差送衣送住了,真的跟霸道总裁文一毛一样对不对!”

甄少祥捂住额头,早知道他秘书内心戏这么多,还有秘书交流网这种东西,他就直接叫她查致一的工作时间了……每次向逸然要消息,都被她复杂的眼神看得脊柱发凉。他当然非常羡慕逸然和丘永侯,羡慕得都生出了嫉妒心,可他也为逸然得到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高兴。毕竟看到她幸福,自己也会……稍稍感到幸福。

女孩们用那种标准花痴腔调“啊~”地叹息了好几次,终于有另一个女孩的声音兴奋地问他秘书:“你们小少爷真的好苏,那边呢那边呢?”

秘书叹了口很沉重的气。

“所以我一开始说这都只是素材对不对,我觉得小少爷对少奶奶可能是单箭头。”

甄少祥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八卦的女生真是敏锐得有点讨厌,还知道这么多,就更讨厌。

“……然后少奶奶就没来了。小少爷好像也很少去少奶奶公司那边了,明明合作越来越多,开会什么的还故意叫别人去。可能怕惹少奶奶生气吧,但是外卖还是送啊。上次那边年会,小少爷穿得超级隆重的去了,人家主持人就是少奶奶,他真的超帅的我跟你们讲,跟小少爷超级配,超会活跃气氛,声音又好听……咳咳,总之就是整晚少奶奶都在发光,小少爷一直看着人家看得眼睛也在发光,可是少奶奶都没有过来跟他说话。小少爷也没有去跟他说话,就是两边一群人集体敬酒的时候他们互相都隔得好远。那天小少爷表现超好,简直是我司社交之花,可是我觉得他整晚都好寂寞的样子。”

女孩们沉默得跟甄少祥一样。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打破这尴尬的气氛:“萌rps果然没有好下场。但是人设好萌,两个人都这么棒,不是双箭头真的好可惜啊。”

秘书发出了微型的惨叫:“我也觉得啊!好可惜啊!明明这么配!可是这种事还是只能说没有办法吧……真想知道少奶奶是什么样的眼光啊。”

甄少祥握紧了杯子。他都没有勇气觉得自己和那个人有多“配”——尽管他真的很想很想,什么加班加到回家直接睡,也不光是因为家里没人等好吗。听到别人这样真诚地为自己惋惜,却一点也不高兴,也许是因为除了在那人眼中自己还不够“配”之外,一时还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吧。

女孩们又叽叽喳喳地感叹了一阵儿。

“那,反正你都说是素材了,我想用哦?”

接着她们就开始用甄少祥听不懂的黑话讨论“素材”的用法。是要给什么作品写同人吧,甄少祥想了想,居然不觉得生气,还莫名为那个要承受这些剧情的角色感到有点遗憾。不过也许在这些女孩的手里,故事会变得更有希望呢。他有点脱力地靠向沙发背,警告自己不要这么随便就产生代入感。

女孩们收拾东西的响动又拉回了他的注意力。“电影快开始了,走吧走吧。”她们嬉闹着要去前台结账,“对了对了,听说少奶奶很喜欢这个品牌的影院,但是不知道他都在哪一家分店看电影,说不定就是这家呢,要是能遇到他就啊啊啊啊啊~”

这种迷妹的典型尖叫……甄少祥有点哭笑不得地想那个人怎么这么迷人呢,明明在讲小少爷的单恋故事,圈粉的却是少奶奶?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查了查影讯,那个人看的电影场次快结束了,没准儿她们还真的有那个运气看到他出来呢。

放下手机,甄少祥又靠回沙发背,拿起杯子一口气把剩下的咖啡灌下去,侧过头望着身边仍然被窗帘遮住的落地玻璃窗,想着窗外过于明媚的好天气。

===============================

最后就是珊珊确实在这家影院看电影,所以香香跑来影院附近的咖啡馆坐着,就是为了物理上距离珊珊近一点。是不是苦情得有点过头了……

来和我聊聊天嘛_(:з」∠)_

评论(6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