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秋夕

日常标题乱来……求标题啊大佬们QAQ

===============================

两人都正常下班的时候,一般差不多时间到家。有时候在楼下停车都能遇见,有时候甄少祥刚打开门鞋还没换就看到于半珊一边冲上楼一边喊“别关门!”

一边一头扎到甄少祥怀里。

甄少祥赶紧稳住重心,伸长手臂拉上门,收回动作顺势圈住那个瑟瑟发抖的身体:“哎呀,怎么这么冷?”

于半珊抖得牙齿打架,话都说不利索了:“降降降温啊,你没没没发现刮风呢吗,冻冻冻冻死我了。”

甄少祥展开身上风衣的衣襟裹住于半珊,把他抱得更紧一点:“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穿了外套吗?唉你外套呢?”

于半珊把脸更深地埋进甄少祥颈窝,头发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珊儿?”甄少祥做了一个侧头要看向于半珊的动作,虽然其实侧不动。

颈间传来含含糊糊的嘟哝:“……忘公司了。”

“……”甄少祥又气又笑,抬起一只手轻轻揉了揉于半珊的头发,“怎么这么傻呀。”

于半珊把整只手臂挤进甄少祥西服后摆里面,在那个被几层衣服包裹得散发着怡人热度的背上到处摸。

“嘶——”那双衣着单薄的手臂上未散尽的寒气激得甄少祥大大地一个哆嗦,差点叫出声。

“珊儿好坏!”甄少祥也牙齿打架。放在于半珊头上的手更大力地揉了几下,成功把本来就被风吹得没型的头发折腾成鸟窝。

于半珊贴在甄少祥颈间咕咕轻笑。

“家里停车位还是太远了。”甄少祥抱着他轻轻晃了晃,“啊,车锁了吧?”

“锁啦!”于半珊圈着甄少祥的腰,更大幅度地晃晃身体以示不满,甄少祥觉得他一定在嘟嘴或者翻白眼,哪怕自己看不见。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会儿,于半珊差不多缓过来了。他拍拍甄少祥的背说我没事儿了放开吧,甄少祥松开衣襟把人放出来,倾身过去用额头贴着于半珊的额头试了试温度,觉得没问题了,又在他脸侧轻轻一吻,才放开环着于半珊的手臂。

于半珊还在门口换鞋,甄少祥已经进了屋又出来,把厚家居服和外套放在沙发上,盯着于半珊换衣服,还给他灌了一大杯热水。

“不会吹几分钟的风就感冒的。”于半珊边喝水边抱怨。

甄少祥不为所动:“不感冒最好。快喝完。正好晚上还有南瓜汤。”


吃完晚饭的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各自撑着笔记本打联机。切了几个小时游戏,甄少祥抬起腿蹭了蹭对面于半珊的膝盖:“珊儿。”

于半珊应声抬头看他。

“你要不要早点洗个澡?”

于半珊也放下笔记本,顺便伸了个懒腰:“你先洗吧。”

“好。”甄少祥拎起电脑往卧室走。

看着少了个人的沙发弹回一部分形状,于半珊感觉周身气温又下降了些许。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风吹傻了。

从卧室出来的甄少祥拿着内衣和浴巾进了浴室。于半珊看着浴室亮起暖黄的灯光,抱起还热着的笔记本,有点想进去取暖。

……那不如一起洗澡好了?

两个人住在一起到现在,从来没有一起洗过澡,连某件事后的清洗都是于半珊洗完甄少祥再去的——当时他还庆幸自己的小房子没有浴缸,不会有被甄少祥抱着去洗的机会。因为甄少祥用的水温比于半珊的高好几度,最初发生过好几次这个洗完那个被热哭、那个洗完这个被冻到的惨剧,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忘记洗澡前先检查水温了。

要不是今天被冷风吹得透心凉,于半珊还真想不到自己会想要试试甄少祥式的高温洗浴。他跑进卧室找内衣,想起郝眉曾经气鼓鼓地跟他说过,KO一直有点介意哥俩“共浴的交情”,为这事儿俩人折腾过好几次。于半珊记得自己当时及时捂住了郝眉的嘴,表示不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折腾的。

共浴的交情甄少祥也知道——宿舍兄弟们带家属聚会的时候没少嘴瓢。然而大少爷就没折腾过于半珊,不但没折腾,还没有任何反应,就笑眯眯地看着哥几个闹。之前没注意,突然想起这茬儿来,于半珊莫名地有点别扭。

走到卫生间,他把衣服放在衣架上,盖在甄少祥挂在上面的衣服外边,拉开淋浴间的门。

兜头一股热浪扑他一脸。

甄少祥正满脸泡泡在淋浴喷头下面仰着头洗脸,听到响动急忙转身过来,于半珊赶紧出声喊住他:“是我是我,别睁眼,快冲了。”

甄少祥乖乖洗干净泡泡,把回身关门的于半珊拉到喷头下面:“珊儿还冷吗?”

于半珊轻轻抱住已经被热水熏得热乎乎的甄少祥,水淋在两个人身上,“不冷。”

软玉温香满怀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边洗澡边刷牙的习惯两个人倒是一样的。于半珊在防雾镜前刷牙,甄少祥在后面给他背上涂沐浴露,手指和着柔软泡泡的触感满身游走的感觉有点复杂,激得于半珊微微战栗。

“一起洗澡会不会比较快一点。”于半珊叼着牙刷含糊地说。甄少祥拿着浴球给他擦背,顺口答他:“大概不会吧,虽然这喷头出水量大,但还没大到覆盖两个人呢。”

“眉哥说KO因为我跟眉哥共浴那事儿找过他麻烦……”吐掉嘴里的泡泡,于半珊假装随口接话。甄少祥也没什么反应,用调小了水量的莲蓬头仔细地冲洗他的皮肤:“宿舍嘛,一起洗澡也是难免的呀。”

于半珊有点吃惊。KO的事情甄少祥也略有耳闻,然而大少爷怎么这么理解宿舍?他哪来的这种生活经验?

他转过身拿起沐浴露帮甄少祥擦背,想了想甄少祥的学生时代,他知道大少爷确实住过校,但他那个教学质量和学费一样可怕的高中的宿舍怎么可能跟一般学生宿舍一样还需要挤着洗澡。大学更不可能,那时候大少爷都每天开车回家的。

难道是他在国外那两年?这一想不得了,于半珊差点一爪子挠上面前滑溜溜的裸背。甄少祥在国外的学校他也知道的,宿舍是单人房,这都还要和人一起洗澡的话,怕不是自己要绿啊?

于半珊选择性遗忘了那时候的大少爷还不是自己的人。用手代替浴球给甄少祥背上擦泡泡,保养得宜细腻温软的皮肤触感极佳,健康的弹性仿佛能吸住自己的指尖。据说在那边容貌秀气又爱打扮的东方男生很受欢迎呢……

意识到自己思路跑偏,于半珊赶紧拿起莲蓬头认认真真给甄少祥冲洗。但是自家男人确实又美又会打扮啊……他来回抚摸着甄少祥的背,瞧这精实的身材,瞧这硬朗的线条,瞧这完美的比例,这还没算上衣着品味,瞧这华丽的脸……咦?

甄少祥已经转过身来有点担心地看着他。“珊儿你脸好红,身上都这么红了,是不是缺氧,水温是不是还是太高了?对不起……”他回头就要去调水龙头。

于半珊一把抓住他的手:“我没事我没事,我马上洗完了你别调。”要甄少祥洗他的水温,怕是还没洗完就要感冒。

他心里有鬼,只好快快洗完,拉开门边往外走边去够门口衣架上的浴巾。甄少祥还在担心地喊快把水擦干哎呀快把头发擦一擦。

于半珊在卫生间穿好衣服,头发还没吹完,甄少祥就洗完出来了。淋浴间的门一拉,又是一股热流扑来。于半珊呼吸一窒,觉着甄少祥天天洗这么热怎么就没缺氧真是神奇。

甄少祥边穿衣服边问:“珊儿,暖和了吗?”

洗个高温澡确实一点都不冷了。于半珊点点头,揉揉甄少祥湿漉漉的头发:“过来吹。”

甄少祥受宠若惊,凑上前乖乖低下头。

于半珊第一次给甄少祥吹头发,笨拙地模仿着甄少祥给他吹头发时梳理发丝的方式,然而控制不好吹风机的方向还是把水珠撒得到处都是。他气恼地把热风往甄少祥脸上送:“啊呀,都不把头发擦干一点。”

甄少祥抬起眼睛甜甜一笑:“谢谢珊儿呐。”

于半珊被那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看得一个激灵。怎么有人随便一个眼神就可以这么诱人呢?

他继续摆弄甄少祥的头发:“喂……这是我第一次和你一起洗澡哦。”

“嗯。”甄少祥侧过头配合他的动作。

咬了半天嘴唇,于半珊终于放弃了委婉:“那你跟谁一起洗过澡啊?”

甄少祥毫无知觉,非常自然地回答:“没有呀。”

“我的同学里哪有像你和美人那样亲的好朋友呀。”他竟然还委屈巴巴地撒娇。

“那你怎么知道住宿舍都会一起洗澡啊!”洗掉了发胶的柔软发丝在于半珊指间穿梭,柔柔滑滑的让他的心也跟着颤动。

“我——间接经验,听说的呀。”甄少祥的声音非常无辜,“你和美人才有共浴的交情,所以其实这样做很难得吧?”

这种勤学好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于半珊都不知道甄少祥到底是不是认真在询问。他关掉吹风,揉了揉被吹完的蓬松头发,有点留恋那种触感。

“珊儿,莫非是也想找我麻烦?”甄少祥转回脸,笑意盈盈地看着于半珊。

“才……才没有!谁要找……找你麻烦!”于半珊咣当拉开卫生间的门。甄少祥看着他的眼睛太过明亮,有时候这个过于敏锐的家伙真的敏锐到让他想把他揍傻一点。

“珊儿要找我麻烦话很欢迎的啊!珊儿~”甄少祥追着急匆匆走向卧室的于半珊跑出卫生间,随手关上他忘记关的灯。

===============================

说起来一居室的房子卫生间在卧室里面还是外面啊……

来和我聊聊天嘛_(:з」∠)_

评论(3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