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天使夜】夜风

×深更半夜一脑子浆糊的产出,如果有OOC或bug请用力打脸【我只是想写沃伦的钢翅膀环着珂特一起吹风为什么会弄成这个鬼样子……

×天使全程钢翅膀注意

×有私设

×双向暗恋/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论扑克脸的应用

×上一条可无视

×一发完


===========let's go===========


Warren喜欢高处,没事就往树上屋顶上飞,蹲上面就不下来。Scott他们偷偷讨论过Warren是什么品种的鸟,最后结论是这人尤其喜欢晚上蹲屋顶,所以是猛禽中唯一的夜行类:猫头鹰。

Kurt对此表示不服,理由是Warren的脸哪有那么宽。

一群损友讨论完的当天晚上Kurt就睡不着觉。翻来覆去想了半天,还是烟到了屋顶的烟囱下面,本来是打算躲在烟囱后边看看Warren在哪儿,没想到一显形就觉得这烟囱的影子怎么好像有点儿不对。这么想着一抬头,就看见Warren站在烟囱口,低下头来看他。

弦月就在Warren的头顶,将他的浅金卷发和苍白脸颊拉成一个剪影,春夜微凉的风卷起饰着铆钉的衣角,翼展奇宽的钢翼完全张开,每根羽毛的末端都闪着锐器的冷光。

吓得Kurt立刻就烟回了房间,在床角缩成一团。

不知为什么明明因为逆光看不清Warren的表情,他还觉得那双绿眼睛也像月光一样冰冷。


白天上课时的Kurt可以强迫自己专注听讲不去注意Warren,到第二天晚上他就忍不住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莽莽撞撞的惹Warren生气,然后又后悔白天没偷偷看一眼Warren的脸色。

但是Warren平常就是一张不爽脸生不生气也看不出来吧,Kurt忧伤地抱住尾巴。

这天轮到Warren做危境室针对训练,Kurt猜想他大概没空上屋顶,于是自己烟了上去,为防万一专门找了个离烟囱最远的落点,低伏着身子小心地张望了一下,Warren的确不在。

独占了屋顶的Kurt鼓起勇气趴在烟囱口,面对着风向,试着学Warren的样子张开——没有翅膀可以张,只好张开手臂,用上训练课教的技巧尽量地拉伸自己,感受着春夜微凉的风穿过他的发丝、衣摆、指尖、尾巴,他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想像月光笼罩着天使苍白的脸,颊边的纹身线条像月面晦暗的山影。


第三天白天上课的Kurt还是没决定好应该偷偷观察Warren还是应该尽量躲开他。一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用强制分神来训练集中注意力了,一边嫌弃自己说不定就是想太多,夜行者深深地感受到了从前缺乏人际交往经验带来的坏处。

幸好晚上他要去做危境室针对训练。由于被Raven搭救过,Kurt对她一直怀有崇拜般的尊敬,Raven的每次训练他都格外认真和拼命,这莫名导致夜行者与暴风女组合对战的几率特别高,还导致每次针对训练完他都累得跟死狗一样。还能烟回宿舍洗漱好全凭意志力,出了浴室就一头栽在床上睡死过去,丝毫没有余力再去想屋顶和Warren。

这天晚上他梦到雪鸮飞过晴夜的雪原。无声的翅膀像柔软的刀刃,朔风呼啸如泣,月华皎洁如洗。


第四天是周五,从早上开始学生们就在兴奋地讨论电影之夜的选片。Kurt没看过多少电影,但聊得开心的同学总是说着说着就把他拉过来问。他对其他人提出的那些他听过没听过的电影名字都挺有兴趣,结果所有人都把他当作支持自己选项的一票。 

晚餐后大家聚集在装设了投影幕的大厅里,Scott、Jean、Ororo、Bobby和Kurt亲密地挤在一张沙发上,互相传递爆米花和糖果。Kurt觉得又温暖又开心,配合着傻笑着的Scott的傻主意一口吞下尽量多的爆米花。

这时他注意到Warren不在。Warren很少参与电影之夜,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也许Hank知道,因为Hank也经常不在。但Raven从来没抱怨过Hank缺席,Kurt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Hank和Warren关系很好,温柔的McCoy老师也许是学院里和Warren最亲近的人了——学院里还没人跟Hank关系不好,但要跟Warren亲近起来难度可大多了。Kurt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敢去询问Hank的去向,况且他们两个并不一定在一起,不论这是巧合还是什么,没有人有义务来告诉他这些。

一口塞太多的爆米花卡住了嗓子。Kurt把脸埋在爪子里,拼命阻止自己咳出来。他听到Jean一边担心地询问自己的状况一边骂Scott缺心眼儿。Scott有点慌乱地道着歉,笨手笨脚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直到他有足够的力气把潮掉的爆米花咽下去。


这段小插曲并没妨碍Kurt努力让自己认真享受和朋友们在一起的电影之夜,身边拥挤的温暖仍然让他觉得很开心。但到散场的时候,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Warren来了。站在窗边的阴影里,收起翅膀,似乎没人注意到他,感谢Xavier影院散场后只开门不开灯的奇怪习惯。

他站得离荧幕那么偏,也许不是来看电影的。Kurt有点不知所措,在零散地往门口移动的人潮中,他既想去和Warren说说话,又想尖叫着逃走。

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Peter一膀子甩在Kurt肩上,开始跟他讨论影片的剧情、画面和演员的演技。论速度和内容Kurt都不太插得上话,于是他就晕头转向地在Peter的絮絮叨叨中被他字面意义上裹挟出了大厅,直到宿舍还没聊完。Kurt对他的好哥们儿十分了解,他充分确定Peter能一个人说到明天早上。


周末是社会实践日,全体学生和老师都要在学院附近的城里做一天——或两天,只要他/她愿意——类似志愿者的社会工作,从咖啡厅、电影院到邮局和图书馆,遍及各种生活服务。这个活动是为了让平时生活在变种人圈子里的变种人们能有无关变种能力的更大的社会接触面和眼界,至于活动过程中变种人和非变种人的安全保障,是教授和万磁王亲自去市政厅协商的。虽然这个城市因为与Xavier学院很近而早已习惯有变种人的生活,但是小心总是不嫌多对吧。 

这周Kurt的工作是在电影院检票。他很喜欢电影院,所以做这件事也非常开心——其实每次做社会实践他都很开心。他对每个入场的人微笑和柔声问好,在不需要检票的时候与零食柜台的女孩聊天,跟所有在影院大厅的工作人员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屏幕上播放的影片预告,顺便学到了很多出自著名影片的梗。现在他知道John和Bobby那些奇怪笑话的笑点在哪儿了。

电影院的营业时间与学院的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就算是社会实践日,Xavier学院的学生还是得遵循后者。所以检票员Kurt白天不能轮班,但晚上九点就可以离开了。

电影院所在的这条街是城里繁华的商业区之一,晚上九点正是热闹的时候,Kurt走出影院,慢慢踱进明艳斑斓的光影和喧闹中,他把双手放进口袋里,抬起头看着沿途高高矮矮的建筑,尾巴抬过头顶,每路过一个路口就把末端弯成拐弯标识的形状。走着走着,他闭上眼睛,靠听觉和触觉去辨识环境,每个与他擦肩的人,街边的路灯柱和垃圾桶,路口、车子、地面坡度,似乎比在郊区的学院所感受到的更暖、更缓和的暄风。

 

Kurt并没有想到训练感知敏锐度还会让他听到幻觉。

然而并不是幻觉。反应过来的Kurt惊慌地睁开眼回头望去,正看到喊着他的名字的Warren远远地向他走过来。

Warren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但起码没有比平时更难看了,Kurt苦中作乐地想着。

他敏锐的感知没法不去注意走路飞快的天使那飘散的卷发、那翻卷的衣角、那冰冷如月光的绿眼睛。为了在人群中走动,钢翅膀紧紧地收束在宽阔的肩膀后面,明艳斑斓的光影将金属羽毛染成变幻的霓虹。Warren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嗡嗡作响,而周围的一切突然在Kurt的视野中失了焦。


这个清晰的挺拔的身影走到呆立在原地的Kurt面前。他们默默地注视了彼此——不知道多久,Kurt迷迷糊糊地觉得可能有一年。接着他转回身,和Warren一起继续往前走,彼此没再交谈。Kurt偷偷举起尾巴,继续在每个路口装路标。但他不想再闭上眼睛,听觉和触觉可感知不到Warren的影子。

但可以感知到身边的呼吸和温度。


走到商业区的尽头,该结束散步回学院了。Kurt结结巴巴地问Warren要怎么走,Warren盯着Kurt看了一会儿(看得他快吓炸毛了),然后把手放在Kurt的肩上——掐在Kurt的肩上。为了安全,Kurt也得环住Warren的肩,然后带着他烟回了学院。

准确地说是烟回了学院的屋顶。Kurt一睁眼又被自己吓一跳,哆嗦着说了句晚安就想烟回自己房间,却突然被Warren扯住尾巴,一下子打断了瞬移。

中止瞬移的当然不是尾巴被擒住,而是抓着他尾巴的那个人说了句别走。声音很轻,但对Kurt来说几乎是震耳欲聋。

震得他有点眩晕。


等到清醒过来,Kurt发现他和Warren并排坐在屋顶上,面对着院子里的湖水,树林,已经变成凸月的月轮,和的确比城市里温度更低风速更高的夜风。两个人靠得很近,近到他几乎要被身边的温度灼伤、被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淹没。

Kurt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Warren也没有说话,他的翅膀完全伸展着,Kurt几乎感觉得到身后的冷锋。奇妙的是他也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情况算不算尴尬。他只知道他并不想离开。尽管看不到脸,从温度和呼吸上猜测,他觉得Warren也不想离开。这让Kurt既焦虑又开心,尾巴尖在身后的屋顶砖上悄悄画着圈。

不知坐了多久,也许又有一年,Warren的一边翅膀慢慢地环了过来,绕着Kurt的身侧,像一个冰冷的拥抱。Kurt又吓了一跳,他回头去看Warren,Warren也侧过脸来看他,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眼神还是一片冷淡,但Kurt第一次注意到那灰色纹身的线条这么柔软。

Kurt张口结舌。

不知为什么他还是不想离开。他烧成一片的大脑拼命想想清楚现在这个场面,但是最后他只是把尾巴环在Warren的腰侧,倾身轻轻抵上Warren的额头,夜风掠过两人交缠的发梢。


今夜的月色也很美。

 

END


 

彩蛋:


好几年后Kurt才发现Warren的确喜欢高处但是总在屋顶吹夜风不是鸟类习性使然,而是被Hank和Raven要求练习精细控制金属羽毛。

“风再大你也没听到过我羽毛碰撞的声音吧,你以为是为什么。”把钢翼练得跟羽翼一样柔软的微操小能手Warren大大如是说。

“周五晚上也是练习吗?”

“是在做Hank的研究材料。”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