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天使夜】一个少年心事捂不住的故事

×瞎改了一下标题。全是套路,脑洞不行,笔力更烂,我到底在写啥。如果有bug或严重OOC请一定指出……

×用了一点网上看到的“天使长上辈子跟笼子过不去”的梗,不知道需不需要申请授权,忘记了原出处,有谁知道的话也请告诉我?

×一发完。极微量夏家兄弟暗示,这么少打tag合适吗 ಥ_ಥ


===========let's go===========


01

成为泽维尔学院的学生几个月,Warren基本上算是融入了学院,跟上了课程,跟每个同学相处良好,良好的意思大体就是周末电影之夜随便坐在谁身边都能礼貌地聊聊电影剧情聊聊喜欢的演员聊聊今天的天气和明天的菜单。这学校的迷途羔羊多得是,对各种款式的过去大家彼此之间都有足够的默契和分寸,况且Warren也不是唯一一个前敌人。如果说他不如Ororo那样跟其他同学亲近,那也就是性格不同的问题而已。

要是问Warren有什么亲近的人,他自己可能不太愿意承认是他曾经的主治医生Hank,但问到其他人的话,答案大概会是Kurt。因为Warren相当热衷于做Kurt的战斗训练搭档,也就是成天和Kurt对打。就算上课的时候要学习应对不同的对手必须轮换组合,自由练习甚至课余时间他对找Kurt练习的执着程度都让其他人默认了他们的绑定关系以至于自觉不去找他们做搭档了。

反正Raven老师也没反对。


02

实际上Kurt和Warren一点都不亲,甚至一点都不熟。他们除了每天战斗训练结束后的彼此致谢之外,其实几乎没说过话,训练和课余练习之外的时间也从没在一起待过,有时走廊上或院子里遇到,也就是点个头当作问候。Warren对大家都这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人缘比他好得多的Kurt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常态。Warren知道Kurt很困惑,他常常看到Kurt接受他的练习请求时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又从没真的开口问过,那孩子甚至不好意思在自己没事的时候拒绝Warren的请求——就算因为有事而拒绝,他也一脸紧张,似乎害怕Warren不高兴。Warren并没有觉得不高兴,反正他第二天又会如常去邀请——邀请,自然愿不愿意是Kurt的事。

同学之中Warren没什么特别亲的朋友,而Kurt有不少。Warren也知道Kurt的朋友们为他的行为感到担心,猜测他是不是对在地下拳场和开罗打的那两架耿耿于怀想要报复什么的,Peter还特意用了高速摄影的能力观察过,猛禽视力能察觉到。虽然察觉到他也不能把Peter怎么样。但也不需要怎么样,Warren并不打算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既没放过水也没偷过袭,跟与其他人打架一样规矩而认真。

Warren还知道Peter悄悄问过Kurt要不要故意多输几次,也许这样Warren就不会老缠着他了。Ororo猛摇头说这样Warren会气死。Warren不知道是她见多识广还是自己太好懂。而Kurt犹豫着说Warren那么认真我也该认真地对他而且多一点练习对我们也没什么坏处吧。

Kurt并不是没输过,两人与其他人搭档练习时各有输赢,对练时还是Warren输多赢少,但毕竟有赢面。第一次上课训练赢了Kurt之后,自由练习时间Warren再去找Kurt时Kurt那惊吓的眼神戳得他牙痒痒。其实不止Kurt,他知道所有上训练课的学生在他赢了Kurt和又去找Kurt时都在用惊吓的眼神戳他。好像他是为了挑战Kurt,踩倒他一次就要盖章定论再不翻案似的。

在Kurt又赢了的时候这种场面又出现了一次。

Warren不是很在乎被人议论,还是Worthington的时候他就没少成为过别人的谈资。Kurt明显不太擅长应付这种情况,但是反正成为瞩目焦点的那个又不是他。彼此几轮输赢之后,大家就习惯了,每个人都很明白言语的分寸,也没有谁会纠缠于别人的事,重要的是今天自己和搭档的水平是不是有进步。


03

Warren发现Kurt在偷偷注意着他,上课的时候,休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集体活动的时候,在附近的城市里打工的时候。那双金色的大眼睛远远地追逐着他的踪迹,并不如何渴望或热切,也没有什么追根究底的好奇,就是那样带点紧张无措的若即若离的看着,在他注意到之前迅速避开视线。

Warren知道这些是因为他也在注意着Kurt,早在Kurt看着他之前。只有Kurt以为Warren从来没发现他的目光。

Warren并不紧张无措,他很清楚他要做什么,就是看着Kurt。天天找Kurt打架确实不是想要报复或证明自己能打赢什么的,他能打赢的人多了去。他就是想看着Kurt,看着他过着匆匆忙忙的学生生活,为教授的读书笔记和Hank的实验作业头疼,和朋友们吃着冰淇淋聊着天开怀大笑,下雨的晚上无精打采地望着窗外模糊的树影,看着他每次走在城里的街道都好奇而开心地仰头张望,蹲在街边抚摸皮毛蓬乱的小猫,自己做的菜太难吃时一脸挫败,低声祈祷时宁静而虔诚地阖上双眼。在战斗训练中他就可以更多更近地看着他,看着他原本就靠天赋和直觉的打斗变得有章法,本就出类拔萃的敏捷变得更有效率,对身体和尾巴的控制越来越精确,力量和耐力逐渐能与技巧匹配,看着他有时紧张地对自己满脸欲言又止,看着他倾尽全力与自己战斗,然后羞怯又热忱地敬礼致谢。

他就是想看着Kurt,就像看着月亮,就算他落入月光照不到的阴影,还有那么多人能看到月亮有多美。


04

有时Warren会做噩梦,从他的变种基因显露出来开始这个老朋友就没离开过他,只是换着各种不同的面貌出现。

现在经常来看望Warren的噩梦还是地下拳场时期的那一款,由劣质的照明、狂热的鼓噪、高压电和枪上膛的声音以及他自己的尖利的ego编织成的笼子,他踩在无数破烂的躯体上往上走,走得越高笼子越高,似乎永远走不到头,笼顶的灯光却越发刺眼,他抬起翅膀遮挡,发现钢片和羽毛交杂的翅膀乃至整个身体不知何时变得同样破烂,黑色的不知道是不是血的东西流出身体,痛感却在暴露在灯光下的眼睛和暴露在声浪中的耳朵,以及不知道在哪里跳动的心脏。他喘息着醒来,宿舍的天花板没有灯光也没有声浪,他的疼痛也没有减轻一分。

后来这个梦里出现了Kurt。幽蓝的月亮闪现在他的头顶,他的钢片和羽毛交杂的翅膀失去了力量,无法维持平衡,他被Kurt推下了那座破烂的高台。他躺在空无一物的笼底,那条有力的尾巴突然从硫磺味儿的黑烟中钻出来,尾尖刺穿了他的咽喉。他眼看着笼子突然崩解倒塌,外面是一片未知般的漆黑,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了他和他那幽蓝的月亮。

Warren还不知道笼子之后他又会给自己造个什么出来。但他觉得能梦到Kurt就还有救。


05

谁会想到最先发现端倪的是Scott。

教授和Hank、Alex出门参加会议去了,换万磁王来上课。Erik也是个不错的战术指导老师,成功把所有上他和Raven共同指导的战斗训练课的学生收拾得疲于奔命叫苦不迭。

Warren被要求和Scott搭档练习,十分钟就被这个一看就精神恍惚的对手烧掉了一大片飞羽,得亏猛禽敏捷高躲得快。训练课程一结束他就放弃了自由练习直冲医疗室,身后一大群人盯着他,Kurt一脸意外的慌张,好像想要跟上来但又没跟上来,身边都要冒出黑烟了。有时候Warren真有点讨厌自己这过于敏锐的感官。

坐在病床上等着Hank出差期间临时负责医疗室的Jean来开药,结果等来的是因为搞出大失误半节课都用来听训话了的Scott。

干嘛?今天开始换我在医疗室实习了。Scott没好气地说。

你实习?谁来带你?Warren皱着眉头想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没状态。

Scott说Jean马上就来我先给你找药。

Warren觉得自己这是要遭遇医疗事故。

Scott还是一脸魂不守舍。Warren抢过药和绷带说我自己来你一边待着去,教授Hank和你哥就是去开个会,两天就回来了,你……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平地炸毛的Scott打断了。

我知道他们就是去开个会你想我哥点儿好!Scott炸得声音都劈了,眼镜差点从脸上滑下来。

Warren低头给翅膀上药,心想瞧你这点儿出息,一朝被蛇咬。

Scott冷静了一会儿,突然问Warren你跑医疗室跑挺勤啊?来跟Jean喝茶?

我来跟Hank喝茶。Warren懒得理他。

Scott不说话了,继续哗哗翻医疗记录。Jean来了,飞快地给Warren包好绷带,配好了换药所需的东西,告诉Warren新的飞羽长好之前不要试图硬飞,如果还想上战斗训练只能把翅膀束好练拳脚。然后她就不知从哪儿变出来全套翅膀束带,给Warren示范使用方法。

Scott从医疗记录里抬起头,充满敬意地说哇医疗室真的好厉害,准备这么周全。

Jean耸耸肩说早知道你们迟早会有这一天。

Scott问Warren是不是战斗训练从来没受过伤?

Jean说淤伤擦挂伤怎么免得了,大伤口倒是没有过,咦你这么一说好像Warren的确是最少在战斗训练中受伤的人?

Warren看不见Scott的眼睛,但他莫名觉得Scott在用探究的眼神打量自己,那镭射眼刀都快掀开他的皮了。他觉得心烦,皱着眉说怎么你还希望大家都跟你一样忘记损害控制?

Scott被刺得缩起肩膀,咕哝着说嘿嘿别这么大火气,你挺健康周全的这是好事,损害控制课你应该满分,不过你是故意为了Kurt而少受伤不流血吗?

这句话把Warren吓得不轻。他猛地瞪住Scott,想扑过去揍他又觉得Jean还在场不合适,拳头握紧又放开,心里乱成一团,想冲那多事的家伙喊些什么却什么都喊不出口。

Scott迅速站到Jean身后。Jean来回看了他们几眼,想到了什么似的慢慢露出惊悚的表情,然后又慢慢把表情收回去,最后镇定地挥挥手说 calm down boys,别破坏医疗室。

Warren被烦躁和焦虑炸得头疼,拿起束带和药摔门而去。走廊上他还听见Jean在说Scott你今天怎么了故意找损害?


06

没有翅膀的战斗训练果然多了点麻烦。并不是这对Warren的战斗力有什么不可弥补的削弱,虽然没了制空权,但其他身体机能还在,最多就是调整一下战术和技巧。麻烦的是Kurt总觉得身缠束带的Warren受了重伤,这导致他根本无法好好与Warren对打,尽管Warren刚刚才在课程训练中与Erik指定的搭档正常地完成了练习,还尽力不去注意在场外看他打斗时紧张得要冒出黑烟的Kurt。

Raven当着Kurt面仔细检视了Warren的身体状况,给出了除了掉毛不能飞之外没任何问题肌体健康精力充沛能打又能扛的结论,虽然Kurt一如往常接受了Warren的自由练习搭档邀请,但还是在练习过程中半途突然截住动作好几次,反应过来后又一脸歉疚地对Warren道歉。

这还怎么打下去。Warren一阵气急,还听到旁边场的Scott在偷偷跟Jean咬耳朵说Kurt是不是有心理阴影啊。他恨恨地想迟早把这小子揍一顿,然后猛地转身退出了自由训练的场地。

走出去两步又回来一把抓住愣在原地的Kurt的手腕,把他拖了出去。我就不该指望这傻子能跟过来,Warren想着,觉得自己真蠢。

场内的其他人都在继续自己的练习,有老师们看着没人会停下动作过来张望八卦,Raven和Erik明显也不想搭理这两个根本练不出什么样子的麻烦鬼,连看都没往他们这边看一眼,由着他们躲到训练室角落的阴影里。

放开手后Warren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第一次与Kurt在打斗之外的皮肤接触,他庆幸这个角落背光,Kurt应该看不到他的脸烧成了什么样子。清了几下嗓子压下发抖的声音,Warren故意用凶狠的语气说我只是掉了毛你为什么不能认真地对待我?

说完他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Kurt有点畏缩地弓起背,眼神到处飘就是不看Warren,嗫嚅着说对不起,你在训练时从来没受过大伤,现在不能飞我总觉得你,你……对不起……

明天教授他们就出完差回来了,必须抓住机会今晚干掉Scott这个大嘴巴。Warren恶狠狠地想。但他又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不是Scott的锅,Kurt常常在看着自己,记得他不常受伤也不奇怪。

反正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不流血才选择少受伤的打斗方式、任何擦挂都积极跑医疗室的。

Kurt还在哆哆嗦嗦地说Raven老师说你是那个最能做到牺牲小效果大的人,她教我对应你的方法,但是那都是针对你飞着的时候的,现在这样我还不会……

Warren叹了口气,轻声说你愿意把我当作是一个没有翅膀的非变种人在和你练习体术吗?如果我只有没任何变种能力加成的拳脚,你会愿意和我一起练习吗?

Kurt愣愣地看着Warren,就算光线不足,他的金色大眼睛也是那么明亮。

Warren终于还是没忍住,抬起手轻轻触碰了Kurt的脸颊,只是一瞬间的接触,图腾的纹路就像是刻在他的手心里。

他刚放下的手突然被Kurt抓住,Kurt看着他的神情非常诚恳,用祈祷般虔诚的语气说:主会拯救我们每一个人的。

我只想要你的拯救。Warren觉得他大概不应该把这句话说出口,对教徒说这样的话,可能以后再也没有和他说话的机会了。


07

往常去找Kurt做课余练习的时间现在得拿来给翅膀擦生毛药。Warren不想在医疗室被迫围观Scott就为了他哥的实习,只能自己在宿舍房间擦药。他刚解下身上的束带,Kurt就来敲门了。

两个人沉默地坐在沙发两端,空气尴尬得要凝固。Warren平时稳得能端狙击枪的手现在抖如筛子,翅膀也不听使唤,怎么也拗不出便于上药的角度。他在心里大骂自己傻逼,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慌。平时远看近看都自以为是旁观者,现在才知道原来没有勇气对上视线的是自己。

Kurt有点怯怯地问要不要他帮Warren上药,还没等Warren拒绝他就瞬移到了那扇还半秃着的翅膀跟前,弯下腰试图伸出手去给一个摸摸,又及时反应过来,飞快地收回了爪尖。很好,不止他一个人在尴尬,Warren都能看出来Kurt的脸色泛紫了。

Warren又觉得Kurt的主也许没有抛弃他。他无声地做了个深呼吸,抬起头对Kurt说麻烦你了,然后把药和绷带递了过去。

Kurt微微一愣,接着笑了起来,大眼睛弯得细细,露出了雪白的小獠牙,他真的很开心,尾巴和耳朵都在无意识地晃动扑闪。他坐在Warren身前的地板上,拿起药笨拙而谨慎地照料面前那可怜的翅膀,他看起来太专注了,似乎根本没注意这个几乎要扎在Warren怀里的姿势。

Warren克制地继续深呼吸,他觉得这不好,很不好,他需要的马上就不是生毛药而是心脏病药了。这房间方位不科学,有时候夕晒,今天为什么夕晒得特别厉害,好热,还有点眼花,翅膀在发光,Kurt在发光……

怀中的温暖撤离的时候Warren开始清醒过来,他感觉自己的脸像被晒伤了似的烫又疼。Kurt还坐在地上,但是离得远了一点,以便于他牵着包扎好的翅膀给Warren看,问他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Warren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去看绷带。Kurt的包扎手艺意外地挺不错,也许跟自己的普通格斗基础一样是从前练的吧。他恍惚地想着,恍惚地对Kurt说谢谢。

Kurt又开心地笑了,Warren低着头看他,看到他的脸变得更紫,小獠牙咬住下唇,尾巴紧绷着,他的大眼睛像夕照一样明亮,亮得甚至要烧起来。Warren呆愣着,视线无法移动,好像从前那些游移躲闪都是为了此刻,此刻他们这样地注视着对方,眼中映出彼此的样子,已经无法再退到旁观者的线以外去了。

Kurt问Warren今天要加练习吗?Warren说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好不好。

那就不要再退开了,因为被他注视着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END


=======================


Warren的梦是一点私货,关于我认为的Warren为什么会爱Kurt,暗示了Warren家里对变种人的仇视:Warren因为变种被家人(心理上)抛弃,作为异类人格受到贬抑和仇视,所以出走逃离这个以人类为中心的秩序,混地下拳场是因为这里规则简单,有武力就行(而且他也需要赚钱),Warren就靠武力在拳手的秩序里站到顶端,靠这样来认同自己。他天天面对挑战但没有想过自己真的会输,Kurt伤了他代表武力和作为变种人的标识的翅膀就是破坏了他的自我认同,他认为自己又从中心落到了边缘,就像以前被他打败的拳手一样,天启给了钢翅膀就是赋予支撑他的自我的武力,在开罗跟Kurt打还是想自证有力量,之后就渐渐发现对拳场来说拳手就跟斗兽场的野兽和奴隶一样也是被中心压抑的边缘。最后觉得要逃脱这种恶性循环只有脱离中心压抑边缘的秩序结构方式,所以Kurt破坏的是他把自己困在其中的那种唯一的自我认知方式,也就是拳场的斗兽场秩序,这个就是梦中的笼子。

我是觉得这能匹配Warren的角色形象,不知道这算不算OOC或者利用角色什么的……(。_。)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