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夏家兄弟】【无能力校园AU】补习日记

×对米国私立高中的了解全部来自网络,如果有bug或严重OOC请告诉我……

×其实对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并没有什么了解= = 据说师生之间恋爱是禁止的,在Scott上大学之前大概只算pre-slash吧【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写这种啊OTZ

×队琴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重要的事说三遍,在我的脑洞里他们是世界上最棒的好朋友(*/ω*) 有点用到了别的文里看来的“Scott是Jean的第一个朋友”的梗,然而金鱼脑忘记了出处还没要授权,如果有谁知道的话求告知QAQ 要不到授权的话这部分会改掉……

×看XMA的时候就觉得小小队跟正传电影的小队性格差那么多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哥哥死后原本有点中二的小少年就改变了性格,所以感觉如果没有便当,小小队可能会长得有点不一样。

×我好残。难过。


============let's go============


01

在弟弟成功得到心仪学校offer的这天,私立泽维尔高中的社会学老师 Alex Smmuers 先生的心情很复杂。

这位比他小十五岁的弟弟Scott为了进入哥哥任教的著名私立高中而拼命学的习终于有了满意的成果,然而哥哥送给弟弟的入学礼物却得是一副眼镜。是的,不计代价地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后果是,十五岁的花季少年Scott近视了。

Alex这个心疼啊,就算立刻去眼科治疗,Scott那双美丽的绿眼睛也得被眼镜片遮挡好一阵子,这孩子还想直接配个有度数的墨镜,完全没想到治好之后这墨镜该怎么办。哥哥心里再苦也只能好声好气劝着说光线不足近视要加重啊,最后还是抵挡不住Scott的噘嘴攻势,本来就有点嘟的嘴唇气鼓鼓地翘起,立刻让已经很心疼弟弟拼命学习消耗过大的Alex丢盔弃甲,只能接受Scott的条件把自己顶在头上当发卡用(不)的墨镜摘下来送给弟弟,这才让他接受普通矫正镜。

Scott接过Alex的墨镜,立刻不噘嘴了,眉开眼笑地喊哥哥你最好了!然后蹦达着就跑到家门口车道上,打开哥哥的车门跳上副驾,戴好墨镜拍着驾驶座的坐垫等Alex过来开车带他去医院验光。

只有耍赖的时候才叫哥哥的臭小子。Alex笑着摇摇头,拎起钥匙跟上去。


02

准备入学考试的时候Scott觉得累过这段时间就好了,等入学之后才知道是累过那段时间之后就累习惯了。泽维尔高中规模不大,但是教育水平顶尖,除了校长的精选方针,自然还需要从老师到学生相当的投入。Scott自认从小学习习惯一直不错,效率也很过关,在Alex指导下的备考也算是提前适应,然而泽维尔可不是一般的学校,面对这种全新的周边环境——周边全是学霸的环境,虽然学生之间彼此都算得上友好,主要是因为没有精力用在什么中二的事情上,但良性的竞争也还是竞争啊。

校长真的对他的入学考试筛选出来的学生都好有信心啊。Scott在咖啡馆里浓郁的咖啡香气中情真意切地叹了口大气,端起吧台上的两个马克杯走向在卡座等着他的Jean。

把杯子放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Scott在自己放包包的沙发里坐下,鼓足勇气抬起头看着对面一脸“你这么郑重到底什么事”的Jean。

“Jean你最近有空吗?”Scott觉得自己简直组织不好语言。

Jean也明显没有搞明白:“你是指什么方面?”

“亲友,可不可以帮我补习?如果你有空的话。”Scott抱起包包,试着用小可怜眼神对Jean使出攻势,这招对Alex总是有效。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眼镜的缘故还是因为现在他面对的不是Alex,Jean的内心显然毫无波动,“为什么?你的实验课考试和心理学报告不是做得挺好的吗?需要补习吗?”

Scott就差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了:“亲友啊,你是整个学生食物链顶端的超级天才少女凤凰啊,你不懂我们这种平凡学生的苦恼,为了弄出一份像样的报告我都要死了,下周又有社会学课的deadline,下下周还有,还有社团活动和社区服务,我还在治疗近视呢,”他抬了抬眼镜,“结果在有成效之前度数又加深了。都半个学期了,我想知道是不是我的学习方法不对啊亲友,拜托你救救我吧?”

Jean怀疑地看着他:“社会学课,你知道有多少人对你和Summers老师住一起羡慕嫉妒恨吧?”

“就是我哥的课最不能让他知道!”Scott真的趴在桌子上了,“从入学考试之前开始我哥就对我信心满满的,我不能让他觉得他弟弟对不起他的期待,还比不上他,跟他不一样,”他把马克杯拖到自己脸前面,挡住失落的嗫嚅,“不想让他失望……”

Jean默默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热巧克力:“好吧,你负责去图书馆占位置。”

Scott兴奋地抬起头:“Yes!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不愧是超级天才……”

Jean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再提那个词这事儿就没戏了。”


03

著名私立精英学校泽维尔高中有很多传说,其中包括校舍改建自校长泽维尔先生家的老宅,之一。对校内不多的人口来说,学校的面积算得上广大,被划为宿舍的塔楼一直有很多空房间,所以宿舍安排一贯随心所欲。Alex在Scott入学后也搬来了学校宿舍,是他跟着Scott去住学生区还是Scott跟他住教师区这个问题颇困扰了校长们一番,最后Summers兄弟的归宿是为数不多的套间,鬼知道为什么这城堡一样的房子里还会有套间。

一段时候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为什么他们俩必须要住一起呢……

一开始Scott对又能和Alex住一起是很开心的,套间这种是一个房间又不是一个房间的设置的感觉就像在家一样,况且现在哥哥一直在隔壁而不是千里之外的军队或学校。但很快他就发现他居然有点想念以前真的在家的时候不能总是和哥哥在一起的状态,因为那时候他还不用面对现在这种每天拼命学习又不想被发现的窘境。Alex会担心他一个生长期青少年睡眠不足的问题,Scott在心里偷偷比划了一下自己和Alex的身高,忧伤地承认他也有点担心。

忙得四脚朝天的Scott完全没注意他开始跟Jean补习后生活习惯有了变化,比如说上课下课都和Jean走在一起,在宿舍待的时间越来越短,这些时间都花在了图书馆。Jean装作叹息自己这就提前开始负老师的责任了,Scott赶紧讨好地笑,承诺下次的电影票爆米花全算他的。


04

而Alex当然很快就注意到了。他是老师,很容易从其他老师处得知Scott的状况。在他以为这孩子还在磕磕绊绊地学着适应高中的时候,Scott就顺利上了轨道,完全不涉及利益冲突地,和那个来到泽维尔之前就已经很有名的“凤凰” Jean Grey 一起。

Alex知道Jean是Scott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Scott也算得上是曾经因为“超级天才少女”的名头而被同学敬而远之的Jean的第一个朋友——可以说是因为Scott与Jean成了朋友,Jean才渐渐摆脱在他人心里“高冷”的标签,开始有了普通的社交生活。他们亲近起来的契机是刚入学时还没怎么适应新眼镜的Scott差点摔下楼梯,幸好被路过的Jean及时拖住,Scott威胁过Alex不可以说出去,所以Alex是不会说出去的——他默默责备着自己对新生的刻板印象,并衷心为Scott和他的朋友感到高兴,如果不是发现他见他同居中的(不)弟弟的时间已经不比见到其他学生的时间多多少了的话。

以前上完Alex的课Scott会等着他一起聊天出门,哪怕是跑着去下节课的教室。现在变成下课后Scott和他打个招呼就匆匆跟Jean一起跑了,有时他去图书馆查个资料也能看到他们和一大堆资料一起坐在自习室最安静的角落,自带靠近者死的气场——这部分主要靠Jean。他在宿舍边准备教案边看Scott做作业偶尔听弟弟哀嚎两句作业好难的时光是彻底成为了历史,现在Scott不但回宿舍很晚而且都是关门做作业,Alex都不知道他到底几点能睡觉,甚至日常交谈都有一半转移到了邮件上,更别提一起吃饭之类的事情了。

如果Scott是妹妹,Summers大哥觉得自己都得担心她的安全了。

然而Scott并不是妹妹,而且泽维尔的安保并没有什么问题。最近工作效率莫名高但多出来的时间总不能用来在图书馆盯梢Scott的Alex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有点不称职的家长心态。就算Scott在与Jean约会,毕竟高中生了,地点还这么和谐,家长又能说什么呢?况且Scott一直是个认真负责的好孩子,而Jean比所有人都冷静成熟,他们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Alex对Summers家的家庭教育和泽维尔的人际关系很有信心。

小鸟总是要飞出鸟巢的,Alex有点忧愁地想,Scott能对自己的事这么上心,不论是学习还是恋爱,这不是挺好的嘛。

只是在Scott还很小的时候自己就进了泽维尔,又进了军队,退役后又回到学校读书,然后做压力一点也不比高中学生小的高中老师,仔细想想待在家和弟弟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短。虽然在没法回家的时候也经常和Scott用IM聊天,对彼此的近况一直都很熟悉,但毕竟生活环境差异不小,Alex都有点记不起来在Scott做升学准备之前他们有没有现在这么亲近了。

但是他知道Scott以前是很喜欢他的,从小男孩对大哥哥的崇拜向往到长成青少年后习惯性的信任和依赖,也许这跟家里总拿哥哥做给弟弟讲故事的素材有关,那孩子总是带着自豪地跟人提起哥哥,还一直喜欢对哥哥撒娇,抱着他的腰啊,趴在他肩上啊,故意用仰角看他啊,不论出于什么目的讨好他都总能成功。

而Alex自己也很喜欢他的小弟弟,因为Scott,他发现成为兄长真的能让一个人的人生发生变化。一个军人或一个老师所能做的事和影响力虽然有限,但他仍在试着参与把Scott生活其中并将要继续生活下去的这个世界推向更好的方向,趁着对什么是更好的世界这个足够模糊的问题还有能获得比较一致的模糊答案的时候。也许超级英雄也无法给越来越复杂的世界带来安全感了,但有哥哥的孩子当然应该有权过得更加平顺而恣意吧?

他只希望Scott不用承受任何无谓的痛苦烦恼,并且自己能够帮得上忙。但到底该怎么做呢?如果拉住Scott去过问他最近的生活状态,会被认为是不信任和干涉吗?也许只是自己没发现他的小男孩这么快就已经长大了吧。下课后的Alex在讲台上整理着讲义,望着Scott和Jean匆匆冲出教室的背影,觉得有点寂寞。

还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还需要继续深入学习教育心理学。


05

Scott的社会学期末presentation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下课后一堆学生纷纷讨论有老师做哥哥真幸福我也想和Summers老师一起住老师一定对弟弟要求格外严格吧你们看到Scott的黑眼圈了吗都是学霸的一对儿真是偶像blablablabla,人还在讲台上的Alex仿佛是透明的。考虑到这位老师平时的受欢迎程度,Scott简直搞了个大事情。

Scott和Jean又早早跑走了,唧唧喳喳的学生们也慢慢离开了教室,Alex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学生的问候一边关闭投影、清理讲台,他心情很复杂。早上在餐厅遇到Hank和Azazel,他们跟Alex聊了聊Scott的化学实验和文学课报告做得很好,当时Alex一边自豪一边诧异于Scott得到好成绩居然没告诉自己,而现在,他不知道作为老师,或者哥哥,因为学生和弟弟不太靠自己就独立取得了亮眼的成绩而有点不开心是不是合适。

他关上灯又打开,觉得干脆在教室里看学生交上来的报告文本算了。

Scott用的资料都是Alex的长期推荐阅读清单上的最高级了,虽然对他们现在的学习阶段来说有点超纲,但他用得很好。阅读面广和量大当然不是坏事,但其他学生不知道而Alex自己知道的是,Scott这一学期以来从普通学生水平到几乎能跟上Jean的大学霸的剧变其实跟Summers老师没有太大的关系啊……

应该也有很多学生看到过Scott在图书馆啊。Alex皱着眉边写评阅意见边走神,没人注意到女朋友的影响比老师或者哥哥更大吗?

哦还是有的,有人说了都是学霸的一对儿来着。

这是每个老师都想看到的感人场面啊。Alex走神走得写不下去了,干脆站起来走到窗边多开了两扇窗户准备吹吹风冷静一下。

今天Scott上台开讲之前,离开他的座位的时候,紧张地看了坐在他旁边的Jean一眼,Alex觉得自己没看错,尽管他设好PPT开始演讲时就完全看不出来紧张了。是要讨Jean的喜欢吗?为了证明他有与Jean平齐的实力?无论如何他做得很好,Jean的当然也做得很好,只是大家已经习惯了传说中的“凤凰”的出类拔萃,显得Scott异军突起得更亮眼罢了。

Alex开始无法忽视他一直不自觉想要忽视的那个可能性了,也许长大的Scott不再需要他了。虽然他是老师,Scott上课也还是一如既往很认真,但连Jean都有向老师额外求教的时候啊,虽然几率的确比一般学生低很多。尽管平时两个人说话还是原来那么亲密,但Alex觉得Scott好像在隐瞒着什么似的刻意回避他,他的哥哥,老师,室友,理论上是他最容易也最应该求教到的人了——其他学生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有点后悔整整两个月居然真的完全没有过问Scott的变化,然而宁愿跟女朋友学习也不想找老师这种事对学生来说好像也不是很少见……

如果是在战场,现在的Scott都是个不需要Alex的带领,而可以去掩护别人的好战士了。是还觉得需要照顾他的自己想太多了吗?还是自己作为哥哥已经造成弟弟的压力从而让他想要逃避了?Alex知道Scott肯定看过自己在泽维尔上学时的成绩和档案,但他不能确定这是否让他成为Scott可能是无意识地对抗的“权威”。我又不是父亲,他有点哭笑不得地想。

然后他就开始拼命回想自己对Scott而言的角色定位和行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手机在裤子口袋里振动,Alex拿出来一看,是Charles关于期末教师会议的邮件通知。又忙又麻烦的期末。Alex想了想,觉得作为老师他还是应该去详细关心一下其他老师对Scott的评价。


06

Scott和Jean窝在图书馆的休息室沙发里,各自抱着电脑写艺术鉴赏课的论文,写完了就开着IM聊天。

S:你看到我哥刚才的表情了吗?我好紧张我都不敢看他。

J:看见了,升级翻倍版的老师欣慰脸,他还夸你,全教室都听着呢。你都问了一万遍了。

S:他满意吧?他是满意吧?我做得挺好的吧?

S:其他课的期末评定下周会出吧?他知道我的课表,他要看到我所有的学期成绩了

J:你的平时成绩他早就都看过了。

Scott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Jean微微叹了口气。

J:我们去买杯咖啡吧。

出了图书馆就能用正常音量说话了,但两个人沉默地走了半天。直到买好了咖啡往回走的路上遇到了Charles和Erik,四人彼此招呼并告别之后,他们才开始说话。

“你知道Summers老师不是你的挑战也没有什么需要你去证明自己以打破的偏见的对吧?”Jean啜了一小口热咖啡。

“嗯。”Scott闷闷地回答。

“也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算了不说这个。”Jean拿出手机翻了翻邮件和备忘录, “期末成绩我们差不多也有数了。明天Frost老师收了艺术鉴赏的论文考试季也完了。”

Scott咬着杯子沿小声说:“他是没对我提什么要求,可是我觉得在这个学校就已经很有要求了,他是老师嘛,我太糟糕的话怎么说得过去。”

Jean有点想扶额:“你也知道不止我们而是所有人都在熬夜写作业的吧?这是常态,所以说重点是你适应了这种节奏了吗?”

Scott继续咬着杯沿思考Jean的问题。

“我觉得你做得挺好的。”补习老师Jean说,“你的成绩单也是这么说的。青春期的奇怪自尊通常表现得很盲目而且烦人,但你的还不错,非常正常的有建设性的自尊,我想Summers老师会为此高兴。不过你对Summers老师紧张过度了吧,你知道不管你怎么样他都会爱你的。”

Scott从杯子里抬起头,眼镜上一层雾:“不想让他因为我是他弟弟而无条件地爱我,想要我是个值得他爱的人他才爱我。”

Jean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咖啡:“如果他不是现在这样你会一直爱他吗?”

Scott张口结舌。

“一个人值得喜爱的地方可是有无数种可能的,”Jean搭住Scott的肩,给了半个暖和的抱抱,“况且你也得到了你努力的犒赏,不管是哥哥还是老师还是别的什么都会喜欢这样的人。难道你自己不喜欢吗?”

Scott往Jean的方向靠了靠以示呼应,笑着说:“嗯,谢谢你,亲友。”他眼镜上的雾消失了一半,剩下一半看着像眼下贴着绷带,又好笑又诡异。

Jean把喝空的杯子丢进路边的垃圾箱,面不改色地说:“嗯,也许我真挺适合当老师。”


07

Jean认真地说过你没必要在Summers老师面前心虚,Scott算完自己的学期成绩之后觉得她说得对。他有点开心地想现在我是一个能让人放心的学生了,然后出发去活动室大厅等着Alex从教师会议出来一起看电影。

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周五晚上,泽维尔的惯例会把电影之夜改成电影马拉松之夜,在活动区最大的大厅里提供食物和软饮,看电影的能看电影聊天的能聊天,还取消睡觉时限,比起平时的家庭影院,更像是期末放松party,所以也是几个年级的学生聚得比较齐的场合之一。通常教师会议也在这天,开完会的老师也经常来与民同乐。当然也可能不来,毕竟是个自由活动,但Scott觉得自己两个多月没参加电影之夜了,而Alex只要没有特别忙的事总会来的(他觉得这点他跟Alex是一样一样的)。再说,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主意,这晚可是《萤火虫》整季连播,怎么会有人不来呢。

Scott到大厅的时候屏幕上正在biubiubiu地对枪。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边看着边慢慢晃到放食物的桌边找了点吃的,沿路跟周围的同学打着招呼,然后随手倒了一杯咖啡,端起来又反应过来暂时不用熬夜了,但又不能放回去,想了半天只好往杯子里多加了不少水。

Jean端着零食从他身边路过,两人互相举了举手里的食物盘子以示致意。Scott看着Jean走向坐在大厅中间一堆垫子上的千欢、Ororo、Salvadore和其他的一群女孩,等着Jean的女孩们也发现了他,纷纷招手打招呼,他笑着招手回去,然后拿着自己那杯尴尬的咖啡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墙边等Alex来。

剧集播过去两三集了,终于等到一群老师无声无息地涌入大厅。每到这种场合Scott都非常佩服研发出特制超静音轮椅的Lensherr老师。老师们边和发现他们进来了的学生彼此点头打招呼边四散到大厅各处,Scott发现了走在最后的Alex,赶紧拼命冲那方向挥手,Alex很快也看到了他,立刻转变方向走了过来。

Scott心疼地想着他看起来好累,脸都垮下来了。

而Alex其实是瞬间反应之后迟疑了一下。他看到Scott一个人在那儿还觉得有点奇怪。走到Scott身边和他一起融进墙边的阴影里,看着笑得非常开心地看着他的弟弟,一时居然有种久别重逢顿生情怯的感觉,然后一张嘴说出来的是今晚要准备在这里看完全集吗?

Scott低头看看手边还剩大半杯的咖啡,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是习惯了才拿错的啦,养成这种习惯还挺容易的。”

习惯啊。Alex看着Scott眼镜也遮不掉的黑眼圈,干脆开始跟他聊学期成绩,反正成绩好,随便聊。

Scott超开心。因为成绩好呀,老师都是正面评价,而且Alex夸他。Alex的声音真好听,笑起来真好看,他才发现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听着看着他了。远处屏幕的光还把那个帅气的脸型勾勒得格外明显,Scott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的。

Scott的眼睛里都闪出星星了。Alex又高兴又难过,正在第一百次反省自己责任感多到自负,突然Scott抱住了他。双手从背后环着肩下,毛绒绒的头发挠得鼻子有点痒,凉凉的脸颊贴着颈侧,眼镜一边卡着脖子一边卡着肩。而这孩子似乎毫无知觉,像要捆住他似的拼命用力,虽然并不让他感到疼痛,但他的弟弟在他耳边轻轻说哥哥谢谢你的时候,Alex明显感到自己的脸烫了起来。

上次被Scott这样抱着叫哥哥正是他得到泽维尔的offer的时候,那时的Scott比现在兴奋得激昂多了,他扑到自己怀里大声喊谢谢哥哥还拼命拍自己的背,差点把Alex这么大个人一头撞翻。但现在这个安静的抱抱也很暖和,Alex想着刚才那声只有他听得到的谢谢里满满的欢喜,也跟着翘起了唇角,双臂搂住弟弟的腰,又忍不住抬起手摸摸他的头发,听到他在自己颈窝里轻柔地小叹一声。

无论如何我是需要他的呀。

而沉浸于喜悦和哥哥的体温的Scott完全不知道Alex心里在想什么。


08

直到很久以后Scott自己也成为老师和哥哥变成同事的时候,他才搞清楚当时自己在Alex眼里的别扭是怎么回事,并震撼于对方莫名的迟钝和莫名的纤细,但对Alex作为教育者没多久就发现他和Scott完全想岔了却一直没提过这件事边表示了理解边哈哈大笑。而Alex管那叫感动得说不出话。


END


最后也没想好小小队的近视治好了没有【你滚开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