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猎蚁猎无差】Halloween's Eve

×就当是万圣节贺文吧= = 相当短小,我先哭为敬

×MCU背景,然而内战是什么我不知道……

×猎蚁猎无差,无差,无差,这种可以两边tag都打嘛?

×对PTSD的了解全部来自网络,若有bug或严重OOC请用力敲打我


============let's go===========


万圣前夜十一点半,Sam如愿在社区公园的长椅上找到了Scott。

他从长椅左边的小径走向那个还穿着猫头鹰戏服的家伙,那巨大的鸟正费力地扭过头面向着他。

Sam语调平板地说:“敢说你只看到一件衬衣走过来了我就把你揍得Cassie都认不出你来。”

于是猫头鹰就没说话,只冲他挥了挥翅膀。Sam决定不承认这个动作很可爱。

Scott把戏服的头套拿下来,跟走到了长椅边的Sam打招呼:“没变装?”

Sam在Scott身边坐下:“在退休军人服务处,没去大厦。”

血和死亡这种主题最该远离的地方之一。Scott了然地点点头。

Sam伸出手拿过Scott手里抱着的猫头鹰头罩,在指尖转了两圈:“Cassie睡了?”

提起女儿,Scott露出温柔的笑容:“嗯,小孩子的特权。”

Sam顺着Scott的视线看向前方。这个公园离Cassie家的房子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刚好是小女孩步行能到达的距离。万圣夜还没到零点,街上正是热闹的时候,他们坐着的这个隐藏在植物和阴影里的地方虽然视野不怎么样,周围的大笑、喊叫、模仿狼或鬼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咆哮声、各种万圣小玩意儿喀啦喀啦呼哧呼哧的声音倒是听得挺清楚。

“没去找你的……”Sam在“搭档”“团队”之类的选项里犹豫了一下,“……朋友们玩儿?”

“他们那闹心的趴体我才不要去。”Scott飞快地回答,还缩了缩身体,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Hope不跟你玩儿?”Sam脑补着那位疾风般的女士拎着Scott的领子丢出门的画面,差点笑出声。

Scott怜悯地看着Sam:“我要是在Hank家,你敢来找我么?”

“……”猎鹰语塞了一会儿,“……不敢。”

“所以我就只能在这儿等你啦。”Scott故意提高着声音说。他试着靠向椅背,厚厚的猫头鹰戏服让他有点难以保持平衡。

Hank和Hope或许也在家等着Janet吧。Sam后知后觉地想起这茬,有点后悔自己说话之前没细想。

“你讲过你好转的时候吧。”安静地过了一会儿,Scott抬起头望着晴朗的夜空,“开始感觉到床是硬的,被子是软的,觉得自己终于回到家了。”

“嗯。”之前聊天的时候,说过自己PTSD时的事。Sam看着Scott被月光笼罩的侧脸,轻声回答。

“Hank和Hope对我够好的了,Maggie和Jim也是,”Scott还是没有看Sam,“Cassie还等着我来帮她换戏服,但就是有这种家人时刻与我无关。”

Sam不动声色地坐得离Scott更近了一点,靠在他的猫头鹰戏服上。

他慢慢地回答:“我说觉得自己终于回到家了的时候,你知道,是说我终于离开了那个疯狂的战场。”

或者说疯狂的战场终于离开了他。闭上眼睛就从眼皮下漫上来的血色和闪光弹致盲的强光,塞住耳朵还会听到的爆炸和机械轰鸣甚至痛苦的哭嚎,任何轻触都会带起的刺痛灼痛从骨头里往外翻,高空的风时刻切割着脸颊,沙子的味道突然又出现在嘴里。反应很快,却要花上比反应时间更长的时间来发现激起反应的是过去投向现在的影子。

战争将涉入的人一一困在它的秩序中。可惜不是每个这样的人都有机会得到妥善的治疗。

“我回来之后,又在服务中心接过很多人回家。但也有人更适应那里,反而这样的日子,”Sam抬起手向远处喧闹的方向挥了挥,“对他们来说是束缚。有人的家在我们觉得恐怕有点刺激过头了的地方,而我只能希望战争,或任何动荡,不要伤害会被战争伤害的人。”

Sam把怀里的猫头鹰头罩放在一只手上,空出另一只手握住猫头鹰戏服的翅尖——目测是Scott的手的位置。

“你与Dr.Pym和Hope也有属于你们的记忆,在有Cassie之前,你和Maggie也有只属于你们的记忆。”他顿了一下,“现在和Maggie、Cassie、Jim,还有你的朋友们,也是。”

家是归属感之所在。

Scott转过头看向Sam,黑人青年对他微笑着:“还有和我。”

Sam的眼睛像晴夜的月亮一样明亮,Scott也微笑起来。“Cassie对今年没邀请到你很失望,你可要好好补偿她。”

猫头鹰的翅尖笨拙地卷起,尽管幅度不大,他们还是决定装作这算握住了Sam的手了。

远处的人声喧闹突然增大,各种兴奋的尖叫一波接一波。Sam疑惑地转头看向声源,Scott跟他解释:“啊,万圣夜最后五分钟放烟花放到零点钟响,本地特色。”

欢迎回来。他在心里默默说。

Sam又笑:“趁万圣夜还没过,”他转回来,微微倾身靠向Scott的方向,“不给滴答糖就捣蛋?”(trick or tic-tac)

第一波烟花在他们头顶炸开,伴随着周围更大更激动的声浪,Scott看着Sam眼中映出的色彩,也靠了过去,将噙着笑意的嘴唇轻轻贴上那双弯起同样弧度的唇瓣。



E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