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突发玻璃心瞎抒情,私货到可能无法见人,阅读可能引起不适。反正我警告过了。




好久以前初看阴阳师小说的时候还啥也不明白,后来再看,才想起当时就很喜欢博雅,虽然现在的爱好已经改变了很多,还是、甚至更加觉得博雅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天赐的理想型。虽然在小说里是因为与晴明互相成就才有了这样的博雅的形象。正是因为此,对我来说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天赐的理想型。
所以用我现在的眼光看博雅,有了个可能只是因为眼界窄才会有的脑洞:博雅和我心所悦的那个hero好像。一个不管愿不愿意都是殿上人,一个有着纸媒时代或任何时代最广的眼界,都见过世上极致的美丑善恶,还是有着那么温柔的一颗心,虽然有特别的能力,却不是因为自己能做到什么能让别人屈服的事才勇敢坚强,而只是觉得这个复杂的世界有着值得珍爱的美丽,一个有他所爱的人存在的世界的价值不在于他自己的价值。我简直无法表达我有多喜欢这样的人,几乎一想到他就要被汹涌的感情淹没。
博雅有晴明的陪伴宠爱,尽管我不愿意质疑我的英雄,我们这个世界又有什么配得上我的英雄那样的善意和保护的呢?我的英雄总在被驱逐被恐惧被迫做异类,为此我非常羡慕雅乐之神博雅和他那个驱邪之音和阴阳师都是社会秩序的一部分的时代。博雅也不是那个需要直接去打怪的,尽管他热心,而且身为贵族也有相应的责任,但就算是天皇也只有与其地位相称的关键是明确的责任吧。也许是驱邪之音设定得目标太明确了,似乎没人在意博雅到底能做到什么,没人觉得博雅的乐艺纯粹作为艺术来被欣赏有什么不对,也没人逼着博雅甚至晴明一定要去做他“能做到”的,都是妖鬼遍地危险丛生的世界,差异为什么这么大啊。
我不觉得只要人对做什么事都不重要,起码有一起打怪的时候还得有一起饮酒赏花赏月的时候才好。晴明见过各种场合下博雅的各种样子,知道他们都是他的博雅,毕竟不负他与博雅的亲近。我的英雄若有这么一个人,那人不是和他一起打怪的人也好。倒不是说什么自足主体,只是对一个人的预期若是不来自对这人全部的认知,那如果不是另有所图或被害妄想,怕是也不是什么精明敏锐。我觉得我的另一个暗黑英雄就是另有所图,可惜这个角色是个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砖,我只好找符合自己脑洞的场合来安慰自己。
啊,当迷妹真的好难过啊。一个话都说不清楚毫无生产力的迷妹更是好难过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