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AOS Spones】silent kiss

我的天啊我终于产出Spones了!这个梗希望没有撞啊……【颤抖

写着写着才想起我为啥对这对爱得深沉却一直没产呢,是因为就算是傻白甜小段儿我也没把握这俩麻烦的家伙我能写得足够ic啊……

我就是个傻逼【迎风流泪

总之我努力了,这篇的人物形象是AOS,如果ooc得厉害请用力抽打我,鞠躬。


=============================


刚结束十几个小时手术离开医疗湾的McCoy医生打开自己舱房门的时候,Spock从走廊拐角转了过来。

“Leonard.”瓦肯人低沉的声音唤起了McCoy的注意。Spock这么叫他就意味着进取号大副的轮班时间结束了,现在不是大副与医官,而是恋人之间的交谈时间。

“spo……goblin.”McCoy一回头就看到Spock手里的杯子,嫌恶地皱起鼻子。

Spock仿佛没听见McCoy急刹车般的改口,他走到停在房间门口等他的恋人身边,神色自若地递出手里的东西,两人一起进了房间,门扇在身后合上。

McCoy抬头就把那一大杯荧光色的液体灌下去了,然后咣当把杯子顿在门口柜子上,回头恶声恶气地说“你洗。”

也就这种时候McCoy会有点羡慕Kirk胆敢公开逃避医嘱。他自己身为医生,简直毫无立场拒绝他明知道对体力透支的有机体有良好效果的瓦肯营养剂,哪怕那东西味觉效果和视觉效果一样可怕。不管他说多少讨厌瓦肯的奇怪玩意儿的话,Spock只当没听见,次数多了McCoy也懒得说了,却奇怪地坚持着用表情和语气来表达不满。

就算明知道嘴硬对瓦肯人毫无作用,也还是要硬上一硬的。人总有那么几个死性不改的毛病嘛。

Spock早就习惯了McCoy嘴上一套身体一套,也没费力去揭穿他不合逻辑的嘴硬,上前轻轻牵住McCoy的手,便将他往内室带。

McCoy的手微微颤抖。

已经与Spock牵手了很多次——正是因为牵了太多次,McCoy也开始微妙地感受到牵手这件事对瓦肯人的意义,导致每次与Spock双手相触,他都有种被亲吻的感觉。不管那个瓦肯牵住他是为了亲吻还是为了施力,手部明明并不敏感的地球人都莫名在瓦肯人较高的体温中感觉到像用地球人的嘴唇做那件事时的轻微酥麻。也许不同牵手意图之间的区别才是地球人会搞不懂的那部分吧,McCoy有点羞恼地想,如果Spock其实不是那个意思,自己却有那个反应,也太羞耻了,就算再怎么认真地去体会掌中的触感——啊,越是认真越是像要沉浸在亲吻中似的!

幸好工作时间的Spock并不与人进行必要之外的身体接触,在私人舱房以外的地方也几乎不碰触McCoy的身体,在庆幸免于公开play的同时没有对比可以进行辨别的医生却又更困惑了。

把McCoy带到浴室门口,Spock自然地打开浴室的使用开关,对McCoy做了个快进去的手势,手也顺势松开了,McCoy张口结舌地看着这家伙,第无数次想要问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牵手是什么意思第无数次地没问出口。


即使是音波浴,长时间的高度紧张工作之后做个清洁还是能让人放松的。放松下来的McCoy被脱离压制的疲惫拖得有点喘不上气,一边穿上晨衣一边想起前几次这种长时间大手术状况之后自己想要继续值班被Chapel说“您都已经没法准确判断自己的身体状况了还敢说能行?”,那凶巴巴的表情,简直让他怀疑他可怕的护士是不是跟Spock有过什么关于如何用逻辑气死人的交流。

关掉使用开关走出浴室,一眼就能看见Spock坐在自己床边的地垫上,低头看着手里的padd。McCoy气哼哼地想着明明是自己的房间这瓦肯这么熟练是怎么回事,全然忘记那张瓦肯用地垫是自己买的。

“Leonard.”Spock抬起头,没说什么别的,McCoy就知道他是在催自己睡觉。大约九十分钟的准确生物钟,一觉起来精力满格,本来是进取号CMO的独家居家旅行倒时差打鸡血天赋,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幼儿园老师Spock的哄孩子睡觉时间。McCoy后知后觉地发现每次他有需要这种生物钟调节的大事件后Spock都能来盯他睡觉是因为Jim和Chapel一起调整了他和Spock的值班表时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削死Jim那个小兔崽子,Kirk还学着Spock的口气说“Bones你用九十分钟恢复期来交换低质量工作和更长时间的恢复的行为是不符合逻辑的”,气得McCoy把舰长当天的配餐换成了全植物蛋白。

躺在床上,McCoy的手垂在床边,侧对着他靠在床边墙角的Spock随即将手握了上来,两人的手指交缠,他的另一只手还在padd上操作。McCoy一瞥就知道他在看刚结束那台手术的采样报告,从外勤任务中受伤感染的舰员身体里取得的感染源按例要交科学部一份样品和报告备案,Spock现在处理的正是医疗部工作完成后的后续事务。

瓦肯人该不会还有什么边工作边亲吻的特技吧,如果真能这样亲吻,那这种亲多久都不用换气的睡前吻还真不知道是有用还是有点可怕。这么想着,McCoy抬起没被Spock体温包围的那只手关了房间里的照明,在床头padd逐渐亮起的背光中阖上眼睛。


九十分钟深度睡眠结束,McCoy满血复活。睁开眼睛坐起来,像往常一样由于睡姿改变他的手已经没和Spock握在一起,但那个人还坐在他的垫子上,在他坐起的时候抬起头看过来,递上一杯水,还亮着屏幕的padd放在一边。

McCoy把水喝掉,皱皱鼻子,明知道Spock洗的杯子跟新的差不多,他就是觉得荧光营养剂还在这里面阴魂不散。

递东西的动作使两人正面相对,在下床之前,McCoy低下头轻轻吻了抬头望着他的Spock的嘴唇。地球式的亲吻分开时,地球人发现他没拿杯子的那只手又落入了瓦肯人的掌中。这次也许确实是一个吻了。

所以医生放下杯子又低下头,把恋人拖入了另一个用上舌头的深吻。

唇上的触感与手上的果然还是有点不同啊……一吻既终,被Spock反客为主的迎接弄得有点不知所措的McCoy迷迷糊糊地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指还在慢慢地磨蹭缠在其间的Spock的手指,几乎就像Spock偶尔会对他做的那样,那只手的温度、纹理、皮肤的质感、关节的形状、指甲的弧度一下子都清晰了起来。

对他来说这不就跟自己主动学着他的亲吻索求他一样吗!想到有可能是自己无意识地先这样做Spock才在地球式亲吻上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他,McCoy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他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想要抽出仍被握住的手,却没抽动,反而被Spock一拉,跌在坐在地上的那个人身上。McCoy吃了一惊,恼火地想要骂人,对上Spock的眼睛,便说不出话来了。

那瓦肯人脸上的表情没变,眼睛却分明在笑,抬起与McCoy相握的手,另一只手圈住医生的腰拉近,交叠的双手便被压在两人身体之间。

不用换气的亲吻果然还是太危险了。被瓦肯人再度贴合上嘴唇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的McCoy在心里愤愤地想着。


END


我真的需要一个beta……【跪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