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天使夜】天使之名

沃伦被捡到X学院的第三个月。

第一个月在治疗,第二个月在复健。有强恢复力的确是个很大的优势,尤其是在打架被打成破布的情况下。汉克颇花了不少功夫才把破损的钢翅膀清理干净,还得靠琴来帮忙开挂才搞得定天启那神TM嫁接技术。期间野兽因为心疼病人生了不少气,搞得上他课的学生们也跟着紧张。

这是日后琴驻扎医疗室的起点,沃伦是她经手的第一个病人,但这都是后话了。

由于拔翅膀再长实在很疼,琴还负责给沃伦做麻醉。但就算比药物副作用小,凤凰牌麻醉剂也不是完全没有副作用,比如两个来月里这折翼的天使起码一半时间是昏着的。但醒着的那一半时间他还是能知道有人经常来看他,有时候是欧罗洛,有时候是万磁王——并不是因为跟欧罗洛一样热心而有同袍爱,他老人家是来给X教授推轮椅的。

即使由于麻醉脑子不太转得过来,沃伦还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教授就是挑着他清醒的时候来,问问他的恢复情况,问问汉克他的观测数据,就是不问他要不要留下。有时候沃伦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怎么就觉得教授一定会问他要不要留下呢,转头一想又咬牙,我就不自己说要留下到时候治好了看你收不收我医疗费。

学院医疗室的规定探视时间能见到的除了医生汉克和琴之外就这么几个人,有时候其他学生也会在门口好奇地张望着这个大病患,但是没人会进来。而规定时间之外来的那个人,尤其是晚上,才是来得最频繁的。

那人当然是珂特。认真说来,珂特和其他学生一样,也不太认识沃伦,他们知道彼此的名字都是通过各自与汉克和欧罗洛的交谈。沃伦也不怎么想得通两面之(孽)缘而已,他干嘛要动不动就闪现在病房窗外的阳台上——对,就是阳台上,俩月多了从来没进过屋。野兽和凤凰的感知何等灵敏,怎么会不知道有人破坏探视规定不按时间来,那明显是故意放水嘛,这个学院的安保有没有保障啊喂?

沃伦趴在床上闭着眼睛气呼呼地想,故意忘掉人家没进屋认真说来就不算破坏探视规定。

复健期间不可能跟治疗阶段一样眼睛也不张嘴也不张装自闭,怎么也得跟给他做复健训练的汉克报告身体反应吧,汉克的亲和力多高啊,一来二去俩人还亲近起来了。沃伦不好意思问他大晚上的珂特动不动就闪现到阳台上来是几个意思,就旁敲侧击问你教什么课啊研究方向是什么啊这学院是一个什么机构啊资金从哪来啊教授是个什么人啊怎么跟天启打起来的啊,在信息收集和话术上,身为沃辛顿大少爷的那部分还是很有用的。

这会儿沃伦觉得自己有点惨,当初是绝望成什么样了才啥也没问这么干脆就跟天启走了啊。汉克在他身后给新长出来的翅膀做按压测试,他忍不住向后倾了一点,全神贯注地去感觉作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的翅膀。

什么时候开始试着切掉翅膀的我变成了这样一个靠着翅膀支撑自己的我了呢。他想着。

所以对经常在他窗户外面做晚祷的夜行者,沃伦始终是有点别扭。明知道打不过他是自己技不如人,也从与汉克、琴和欧罗洛的交流中多少得知了珂特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角斗场初遇那时他就知道了,这孩子温柔而羞怯,哪怕样貌凶狠,其实根本不是自己这种惯于战斗的类型。他所经历的生死和自己经历的生死恐怕完全不是一回事。

待到视力和听力也随身体状况逐渐恢复,沃伦越来越能听清珂特在窗外的低语,这让他对珂特的感觉也越来越复杂。他想恨珂特,这让他对自己的无力感有所寄托,但他又知道他无从恨起。沃辛顿少爷和角斗场的死之天使都很骄傲,他的骄傲却不允许他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和错误。

有时候汉克和琴进门会带进来一支小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商量过,他们只拿花插瓶,从来不提这花哪里来的,但沃伦觉得大概能猜到来处。这让他越发心惊肉跳。

新的翅膀长得差不多成型了,汉克说你可以在医疗室里自己试试像以前一样使用了不过要注意别操之过急。沃伦又趴在床上装死,每次不想被野兽看出情绪的时候他就装死。开玩笑,终于又可以飞了他整个人都要开花了好么。还好野兽心思细密善解人意,这天特地走得早,留沃伦一个人尽情地甩翅膀。

翅膀确实恢复得很好,甩得正开心快要仰天大笑的时候,沃伦听见珂特闪过来了。他故意早早拉大了窗帘,背对着窗户,也不知道是想让珂特看到什么,也许是你看被你撕过两次的翅膀又好好的了,但沃伦知道自己不会承认。

这天他没听到珂特的晚祷,只听到那人在窗外没待一会儿就闪走了,比平时走得早得多。沃伦放下翅膀,皱着眉想我到底在干嘛?我又生气干嘛?

第二天探视时间,教授来了,这次是他自己推着轮椅来的。沃伦本来想着管你说什么反正我不会求你要我留下,结果教授问他一句有没有恢复完好,就把汉克带走了。

这,我该怎么办啊?收拾翅膀走人还是现在跟着你们去上课?沃伦整个人是懵逼的。

然后欧罗洛跟着就进来了,给沃伦带了零食,和课程表。一听沃伦别别扭扭地问你们啥时候下课啊就立刻塞在他手上。

警惕性不够啊!光提防教授了,后招在这儿等着我呢!沃伦的内心在捶胸顿足。还好欧罗洛热情友好不稀罕嘲讽别人,就是边吃零食边翻了个冷风飕飕的白眼。

这就开始融入一段新生活的沃伦其实有点发抖,尤其是下了课不是回医疗室而是回新宿舍让他已经养成的习惯有点不自在。但回了房间往墙边一坐,正在清理入学第一天的感受,没一会儿又听到了熟悉的闪现声。珂特跟到他房间窗外来做晚祷了,还以为他仍然不知道。

一时间沃伦很想冲出去喊你跟踪狂啊!但是沃辛顿大少爷按住了这种有点迁怒的行为。隔壁是皮特那小子,据说是因为他出入房间很快不会跟沃伦在门口遇到可以避免尴尬才这么安排的,珂特跟那银小子关系很好,来串个门有什么奇怪的。

沃伦听出来珂特确实在皮特的阳台上,他没进自己的阳台。

也不知怎么的他就养成了没加课的晚上跑回房间坐在墙边听珂特的晚祷的习惯。这倒是帮他度过了离开医疗室的适应期。但是几周下来听着听着沃伦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对了。

珂特不再为他祈祷了,他在向他祈祷。

沃伦的新翅膀被他自己和爱操心的汉克保养得非常好,长得越发长大,羽毛蓬松光洁,连爪钩都更加坚固锐利,为了翅膀,他的身形也锻炼得更加结实。这么显眼的一个天使造型,即使是在X学院这样眼界开阔的地方,也颇受了学生一段时间的瞩目。尤其在战斗课上,发挥出角斗场死掐实力的天使更是要瞎人的眼。他感觉得到珂特常常会看着他,远远地看着,神情恭敬,甚至迷恋,却哪怕沃伦和他自己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也绝不靠近一步。

本来沃伦还觉得不必去近距离面对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珂特又能占有他的注意力挺不错的,但是听越多珂特的祈祷,他就越觉得焦躁。珂特又当他是真的天使了,这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夜行者的场面。那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孩子,连滚带爬地从箱子里翻出来,他举起手挡住突如其来的强光,他抬头看着在他上方用力甩着翅膀鼓风的自己,他惊吓而无措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虔诚和敬仰,他跪着,不像被绑架却像在教堂,他听清了周围的鼓噪和自己的威胁,他的神色黯淡下去,他……

他道那么多歉,他是害怕伤害他的主的使者还是害怕伤害一个变种人?

沃伦又想起在开罗钢翅膀的自己与珂特的再会。夜行者明显没有初遇时那么迷茫了,是因为有同伴和他一起还是因为他的天使并不会有钢翅膀?他的战斗力真的很强,他把自己打个半死,要不是教授带着万磁王来清理战场就不止是半死了,他为什么总来看这个被留在废墟中的人?他来看的是他的主的使者还是教授捡来的又一个迷途羔羊?

沃伦觉得自己想太多。越多还越乱,这对让他想清楚该怎么面对珂特一点用都没有。虽然珂特总是隔得远远的,根本不会来面对他。

这段听着珂特的晚祷觉得焦躁又做不到不去听的日子把沃伦折腾得不轻。大概是因为这反而促进了他在战斗课上的表现,教授终于召唤沃伦去校长室问他对加入X-MEN有没有兴趣了。

天使感到自己的翅膀在微微颤抖。教授说你先考虑考虑不用很快回复,沃伦突然抬起头问我加入的话能把翅膀改成金属的吗?万磁王老师能做到吧?

教授吓了一跳。你为啥想要金属翅膀?

做X-MEN不是要战斗力强吗?

你这翅膀战斗力不强吗?植入钢翅膀你不是很疼吗?

值得。沃伦暗暗地咬牙。

教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用力地看回去,希望自己眼神足够表达决心。

最后教授揉了揉太阳穴说行我问问汉克和艾瑞克,天启那魔法不一定能复制出来,你也再考虑一下,万一真能行呢。

沃伦说谢谢教授。

然后就被汉克抓去医疗室喝茶。

你老实讲你不信你自己翅膀够强?汉克当然没有真给他喝茶,而是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与他并排坐在病床上的沃伦。

沃伦想开口又不想开口,嘴唇哆嗦了半天,觉得自己一脑子浆糊。可是此时此刻,就是觉得自己不会后悔。

我……

他“我”了半天还是说不下去。

俩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琴进门来了。三个人交换了一会儿尴尬的眼神,琴过来问他:may I?

沃伦看了看凤凰温柔的眼睛,点了头。他的指甲都掐进肉里了。

汉克和琴共享了沃伦的脑内。一个天使在对小恶魔语无伦次地咆哮: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天使!你别把我当成你主!我没有神迹!我回应不了你的祈祷!我也不该回应!我是军事!是战争!我只会带来杀伐!这翅膀是憎恨和恐惧你明白吗?不是你主的光辉你明白吗?

翅膀伸展到极致的天使面目扭曲,状如疯魔,而小恶魔的形象却是一团没有完全成形的雾气,时散时聚,看不出神情反应。

琴退出双眼发直的沃伦的脑内,觉得实在是不忍心,就让他睡着了。沃伦的头垂到汉克肩上,汉克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把沃伦打横一抱,对琴说:走吧送他回去,从皮特房间门口那方向走。

琴和汉克一起出了医疗室的门,沉默地走了一会儿后,她说:早知道刚才该及时直播给珂特。

汉克说脑内突发直播会吓到他的。

可这我也解释不清楚啊。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他这德行恐怕也不会授权你直播,我们还是去问问教授吧。

被变种人伦理问题困扰的汉克老师今天心也很累。

沃伦在宿舍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运气够好这天是休息日,不少学生跑出门去玩了,学院清净了很多。

对错过了前一晚的夜行者晚祷,天使不知道该失落还是该庆幸。你看睡了这么久还是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沃伦乱七八糟地从床上爬起来结果不小心被翅膀绊住整个人滚到地上搞出了很大的动静,气得他直捶地,然后干脆趴在地上不想动弹了,满脑子在想艾瑞克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如果他不行那琴行不行。

这时他听到有人敲窗户。并且立刻反应了过来应该是谁。

他抬起头望了过去,趴在地上的天使望着俯身看他的夜行者,耀眼的阳光从夜行者背后穿过,他那晃来晃去的尾巴在逆光中只能看到个轮廓。

沃伦爬起来一手打开了窗户,另一只手的指甲又陷在了肉里。

蓝眼和金瞳隔着窗户注视着彼此。


END

评论(10)

热度(65)

  1. AlecNights蔺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