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萌冷门不算惨,大不了吃自己,真正惨的是雷热门……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X-MEN】学院日常一种-1

×此章首发sy

×有原创角色和大量吐便当

×电影背景,私设太多,笔力孱弱,若有bug或写得太弱智求指正

×EC、天使夜CP向,夏家兄弟亲情向,双蓝闺蜜向,队琴闺蜜向

×亲友感练手中【其实是我自己CP没站稳

×首更故事背景介绍,后面可能是段子


==========let's go==========


围剿年代不好过,地狱火散伙也是为了分散目标以便隐姓埋名,一般来说这样容易被各个击破,但是反正就那几个人在一起也挡不住什么。
结果最后当然还是没有被各个击破,这群家伙一个赛一个贼精,打架还没跑路行,最耿直的恐怕是为了JFK入狱十年的万磁王。
后来教授的学院恢复运作之后名声迅速响彻世界,当然也为地狱火的老伙计们所知,于是这群人跑着跑着路路过西彻斯特偶尔还会来看看他们,自从万磁王他老人家天启事件之后常驻学院,老伙计们来得更勤了。
打架的时候你们人都上哪儿去了?前老板万磁王不高兴地哼哼唧唧。

能少一件事是一件事啊,我的朋友。与万磁王坐在校长室窗户下面的棋桌边的教授一脸慈爱地看着院子里正和镭射兄弟追赶跑跳蹦笑得嘴都咧到后脑勺儿了的Sean。

Alex当年满世界去找这躲围剿躲得不知道是死还是失踪了的海妖那段时间也是过得苦,Scott一提他哥这往事就满脸泪。

万磁王心想小姨子还没这群货回家勤,Charles还不准我揍她。

教授心想光拼体术你不一定揍得过Raven啊我的朋友。


说是来得最勤其实也就是几年能见一次的Azazel动不动就爱带点儿奇怪的东西来学院,比如迷失的变种羊羔、迷失的变种羊羔和迷失的变种羊羔,堪称学院远程招生办公室。

教授特别想问他我们这儿专业的变种人探测设备都找不着的人你是怎么找着的。
这次他带了个有诅咒能力的孩子来,竟然还用的是本相。
是的,红魔鬼也会变身,但不像Raven,他只能变一个样子。Hank曾经想过用他做个二段变种能力开发的实验,后来因为抓不住他而作罢。

行走江湖三千年总得什么都略懂一点,Azazel如是说。


正经的招生办公室也就是校长室接见了这奇怪的组合。Azazel带着孩子进门正要打招呼,一看大办公桌后边校长和万磁王两个人一坐一站齐刷刷瞪着自己,一时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倒是那身高只到Azazel腰的孩子怯怯地先开了口:先生您好,先生您好。边说边微微鞠着躬,整一个棕色卷发苍白皮肤的小天使,看得教授眼睛直放光。
Azazel赶紧先说这孩子叫Matt是北方人他来这儿绝对是得到家里的许可的。
教授转着轮椅从桌子后面游向那孩子,路过桌角的茶具时万磁王稍稍一偏头,金属装饰的茶壶和茶杯就斟好了茶,两个杯子漂向教授和Matt手边,冲着Azazel去的第三个杯子漂得不情不愿的。
教授露出比平时更温柔更甜的微笑,Azazel不是很想知道这是笑给Matt和他的还是通过他俩背后书柜门上的玻璃笑给万磁王的。
Matt露出不知是惊是喜的复杂表情,学着教授的样子伸出手接下杯子,冲着知道自己那点亲和力不适合常规招生程序干脆站在窗边当壁花的万磁王说谢谢您先生。
教授和Matt开始了谈话,同时Azazel突然感觉到他的精神边缘像被敲门那样轻叩。
这可是结结实实的一惊。他低头去看教授,那一位满眼专注全在说话节奏很慢的Matt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一边在跟小孩子聊天一边在跟他脑内交流。
还真是越秃越强?Azazel赶紧把这个想法丢出脑外,然后才接受了教授的通话请求。
——这孩子你是怎么找来的?
——合法的,我保证是合法的,这是我房东家的孩子,能力不稳定,都不敢在家待,天天坐在家对面长椅上发呆,特别惆怅。我陪他坐了几个月,他和他家里都愿意上你这儿来试试。
——你房东……一会儿再说,他家人管他的能力叫诅咒吗?
——不是,他们家是同情派,是这孩子的能力真的是诅咒,效果挺奇怪的,在他周围会随机发生些奇怪的事,要说伤害又没什么永久性伤害,就是有点吓人,我见过草坪玩偶变成乌鸦,乌鸦变成铜锅,什么动静大变什么,家猫变得大到没法走路,最危险的一次也就是灶火灭不掉。这能力刚觉醒的时候对有机物无效,后来开始有效了,把孩子吓坏了。现在我们只知道有效范围大概是他身周七十米左右,还没发现过永久性的变化。
——……
——其实我们也不确定这是不是变种,万一这孩子真是什么女巫后裔隔代遗传呢。不过反正你这儿设备多,你能检查出来吧。
——你当我们是万事屋吗?
——你们难道不是吗?
这时万磁王隔得老远瞪了Azazel一眼。红魔鬼努力不去想你要是还能分出第三个神来跟他交流你就真超神,不过谁知道你们这些爱情鸟还有什么交流方式。
——刚才我们是从园子那边正门进来的,搞不好你们学校里面现在已经有什么事发生了。孩子刚到一个陌生环境有点儿紧张,越紧张越不稳定你知道。

——……我知道……


与新生的第一次面谈结束,不管是变种还是女巫总之孩子家信任学校学校就得对得起人家的信任。教授信心满满地想。然后在校长室有事关门时使用的紧急桌上铃就开始炸响。

万磁王点点头开了校长室的门,一个慌张的Jean冲了进来又冲了出去。
“教授出事了教授你快来!哦先生你好小朋友你好万磁王先生你好!”
万磁王手一抬驾着轮椅和教授就一块儿从窗户飞了出去。Matt一脸惊慌地看着飞快离开的几人,几乎立刻就要哭出来,Azazel的尾巴和手臂圈住孩子小小的身体,安慰地拍了拍他:没事,比这夸张百倍的情况他们也见得多了。


这诅咒果然无迹可寻。Warren和Hank变了个性,Scott暂时失了会儿明,Alex和Sean交换了能力。

这是最抓眼的,其实还有院子里的湖突然干了,以及再过一会儿才会有人发现Peter不见了。

院子里的全员活动课顿时鸡飞狗跳。


Scott刚喊了一嗓子我的眼睛!就听见Alex的喊声、Sean的音波声、什么东西被砸出去的声音,以及乱成一团的跑动和喊叫。吓得他立马忘了自己的眼睛,四处张皇地尖叫着“Alex!Alex?!哥!哥!!”喊得撕心裂肺,惨不忍闻。

后来Alex和教授说起这事,都觉得这孩子真是被吓得狠了,治疗一时不能断。都他妈是天启这混蛋的错。


彼时Alex和Scott跑着跑着隔得挺远,做哥哥的一眼看到弟弟突然动作不对,就想跑过来,边跑边想问怎么了?

没想到这一嗓子喊出来的居然是音波,好死不死把正好跑到俩人中间的Sean闪个正着,把海妖甩出去老远。

顿时就把Alex吓懵逼了,又不敢张嘴回答Scott,幸好千欢跑过来检查可怜巴巴地试图爬起来的Sean,冲着Alex做了个放心的手势,他才冲到Scott身边,小心地伸出手去抱住抓狂的弟弟。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和熟悉的体温,Scott歇斯底里的尖叫立刻静了音,然后瞬间变成把Alex缠得密不透风的八爪鱼和歇斯底里的大哭。


Warren这边,本来是在往树上飞的,突然觉得身体哪儿不对,翅根处又是一阵刺痛,跟着就往下滑。

他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身边一阵黑烟,他就落在了树枝上。

准确来说是Kurt在树枝上,他在Kurt手上,横着,公主抱。翅膀卡着,有点别扭。

“Arch……Warren,你,你,你,……”

这会儿Warren已经发现是哪儿不对了,但是并不知道对此他自己和Kurt·语无伦次·Wagner谁更懵逼一点。

以及不太确定想不想知道为什么Kurt来得这么及时,和该不该谢谢他不知用什么方法让自己免于坠机。

“你还好吗?”

Warren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突然变了个性是还好还是不好,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标准来判断。

他还有余力瞄了自己一眼,得出了身材不错的结论,甚至还有余力去想Kurt有没有注意到他——她的身材,鉴于这小蓝魔那么愣,这恐怕是他跟女孩子最近距离接触的一回。

然而并没有余力去想他——她到底想要Kurt看到什么。


好歹Kurt只是有点惊吓,反应还是很快,抬头一看教授已经从校长室飘出来了,他就跟着烟到了教授和万磁王的落点,也就是之前一直在场边做观察和监护的Hank身边。

学生们也各自聚了过来。Alex还被Scott抱着,大家都假装没看见。

Warren发誓他平时绝对不是这种人,但是发现不止自己一个人遭遇到这种冲击的时候,他感到了一点轻松。

但是在教授开始往全场放镇定的情绪控制局面之前Hank看起来就一脸平静,不禁让人去想难道野兽的感官过于敏锐以至于产生反作用了吗。

Hank指指脚边放的紧急医疗箱:“我做了个快速检查,没有明显不适也没有什么器质性病变,我想这情况就应该等教授来解释了。”

……不愧是McCoy老师,好有道理,无法反驳。以及声音真好听。


其实就算不放平静buff有万磁王在侧要谁暂时放下恐慌安安静静听个话还是能做到的。教授简洁地介绍了情况,这时终于有人发现这还不算完了。

“Peter呢?刚才一直听到他的声音,谁看到他了吗?”

话音刚落教授身边就出现了Peter的声音:“我就在这儿呢嘿!”

只出现了声音。

“……隐身了?”Jean试图用凤凰的方式去看,并没有什么效果。

“没有啊,我看得到自己啊!”就这么一句话,声音出现的地点飞快地换了好几次,Hank心想你还能在高速移动中用正常速度说话?interesting。下次的课程设计……


一直和教授保持着思维通话联系的Azazel带着Matt烟了出来。

感谢学院远程招生办公室的孜孜热情,孩子们多少都跟他比较熟了。不太熟的那几位看了看Kurt,纷纷选择了沉默。

Matt怕得发抖,缩在Azazel怀里,几乎不敢抬头。但是这里毕竟是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院,学生眼界之宽广不可计数,在这儿上学还管别人叫freak这种事情也就在电影儿之类的艺术形式里畅想一下。

为了避免情绪不稳定导致更多的问题,教授默默往这可怜的孩子身上多放了一个平静buff。

新人入学的盛大场面大家也不是第一次见,得知这诅咒还没有永久性的先例,年轻人们已经开始彼此交换迎新party的意见了。

说着说着Scott的眼睛突然就好了。

镭射兄弟有多开心其他几位中招的脸色就有多黑。但又不能怪Matt,,一时气氛十分尴尬,Matt敏感地察觉到了,泪眼汪汪地不知道是该看Azazel还是看教授。

Ororo借口去看看那湖的水逃离了现场。


教授忧伤地捂住了额头:“解散吧解散吧,最近大家注意提防一下周围,发生什么事赶快通知我们,不方便的话在脑里用力想也行。”

Azazel惊诧地注视着他。

——想什么呢,我要是老大哥那样我早就发疯了。精神外围警戒而已,想大声了我能听见,不批准我进脑的话我是进不去的。Charles out.

教授看着学生老师们各自散开,一点儿没有还在跟Azazel通话的迹象。


TBC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