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灯

用力过猛小能手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随时可以点梗因为这个金鱼脑经常想不出梗,但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得怎么样并没有保证_(:з」∠)_

【香芋】君子之交

我的天我这是在干啥(呆滞脸)一开始想的梗是这么傻逼的吗(呆滞脸+1)

深深地感觉到OOC的危机。如果搞出了什么bug或者常识错误或者恶性OOC请一定要敲打我QAQ

===============================

搞完一个大案子之后集体出个游都成致一的惯例了。肖奈说这也是团建的一部分,郝眉和于半珊阴暗地撇嘴,那你敢哪次选址选的不是三嫂喜欢的地方吗。

说是团建,其实可以自选参与或否,庆大F4倒是每次都来,微微和KO也每次都来,后来甄少祥也来了……只有孟逸然去了某个海滩玩儿没空来。猴子酒一个人抱着平板缩在度假村的游泳池边跟她对视频,那脸上笑出花儿身边愁云惨雾的诡异气氛,所有人见了都绕着走。

路过泳池另一侧的郝眉戳戳于半珊:“看猴子那可怜样儿,我都不敢叫他吃午饭了。唉叫不叫啊?”

于半珊也充满同情地望着猴子:“给他留点儿吧。走眉哥咱们先去吃。”

甄少祥亦步亦趋跟着于半珊和郝眉往餐桌那边走,乖巧地接过于半珊随手递过来的空饮料杯。

“唉不过我看见校花去的那地方好像挺漂亮的,”郝眉余光瞄了一眼贴在于半珊身后半步的甄少祥,赶紧吸一下自己的饮料吸管假装杯子还没空,“我能不能去问问猴子她在哪儿啊?”

于半珊迟疑了一秒钟,倒是甄少祥接下话头,替表妹做了一番景区介绍。于半珊一看不需要考虑会不会刺激丘永侯了,想了想又问郝眉:“你是要带KO去度假啊?”

“嗯嗯!”郝眉甜甜一笑,小声说,“别跟KO说,等我先计划好的。”三人走到露天自助餐台,边跟周围同事打招呼边拣选食物,郝眉兴致勃勃地探出身子继续问,“小甄总小甄总,你刚说的那个地方现在有什么好玩的行程吗?”

甄少祥笑语盈盈地接了话。


这一聊居然就停不住了。

自从郝眉富二代身份曝光,也就不怎么隐瞒家里的事了。大家都知道郝家父母欣赏并支持儿子自主的事业,但郝眉也得不时关心一下家里的境况。他和甄少祥本来只是随便聊聊,一不小心就从度假聊到了家庭,多说了两句发现郝家和甄家居然还有比较遥远的合作关系。这下好,话题一发不可收拾,两个大少爷坐在一块儿兴致勃勃地分析起了各自家族的产业发展方向和未来深入合作的可能性,把一个随便的自助午餐聊得跟商务酒会现场一样。

于半珊在一边边吃边目瞪口呆。

KO拿了两个装得满满的盘子走到他们的桌边,盘子放在郝眉面前,看了看两个正吹到兴头上的人,沉默地又到餐台那边去了。

于半珊又吃了两轮了也没见那两个人消停。虽然甄少祥间中还跟平时吃饭一样给他递菜,虽然郝眉也边聊边冲着KO喊“KO你先吃完再拿吧!”,他还是觉得心里堵。干脆放下盘子丢下一句“我去消消食”,就起身往外走。

甄少祥赶紧回头叫他:“珊儿你吃饱了吗?再吃点吗?”

于半珊头也不回:“吃饱了!没事!”

同时内心气闷不已。傻逼甄少祥,居然问了一句就不问了。


于半珊心烦意乱地走了一会儿,发现不知何时从餐台边消失的KO坐在不远处的凉亭回廊里,支着台笔记本电脑在敲打。他拎着自己的平板坐到KO旁边,KO抬起眼睛瞄了他一眼,互相微微点了个头。

于半珊看了看周围,这个位置在甄少祥他们的桌子后方,是个安静又不容易被看到的拐角。他扫了眼KO电脑屏幕上滚动的代码,翻出自己云盘里的文件。

KO是主程,于半珊是主策,原本也有很多需要合作处理的问题,但在没有肖奈在场的情况下单独研讨还是第一次。策划的工作先程序一步,两个人分别处理起了一个正在筹备的企划中自己要负责的部分,不时彼此交流几句。

一开始于半珊还有点恍神地觉得自己不是来玩儿的吗这是在干啥,很快他就沉浸在了KO的代码水平中。毕竟程序猿出身,当年也是崇拜过这尊黑客大神,现在又能当面见到高手展示,不禁激动起来,程序猿的热血一激荡就更加完全投入了工作的状态,起初有点滞涩的对话也越发流畅。而KO从头到尾脸色就没动过,在度假村跟在致一办公室没有区别。


突然一嗓子高亢的“KO!”在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的于半珊耳边炸开,吓得他手一抖,接着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伴随一声柔和得多的“珊儿”。抬头一看,甄少祥和郝眉过来了。郝眉趴在KO背上嘤嘤嗯嗯“KO你跑哪去了急死你眉哥了吃饭了吗是不是没吃就跑了给你留的菜都要凉了……”blablabla没完没了。于半珊眼看着KO的神情肉眼可见地柔和下来,轻轻拍拍郝眉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说没事,顿感一阵眼瞎。

甄少祥手指抚上于半珊颈侧,低头看他,于半珊锁了平板的屏幕,仰着头来回看他和郝眉:“眉哥你们吃完了?”

郝眉拽着KO要回刚才的餐桌,回头应了一声:“嗯,我带KO回去吃饭。”转身又继续叨叨“KO你可不能让你眉哥担心……”说着说着就走远了。

“珊儿你还要吃点什么吗?”甄少祥专注地看着于半珊。

于半珊躲开他的目光,站起来拎上平板:“我不用了。我们回去吧。”就往客房的方向走,走了两步,伸手牵住了跟在他身后半步的甄少祥的手。

甄少祥惊讶地低头看向两人交握的手,随后笑着更紧地回握。


客房区不远,很快就到了。进了房间关上门,甄少祥才问:“珊儿,怎么了?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于半珊没回头,听着身后小心翼翼的语调,不出声地小小叹了口气:“没有。”

他把平板放在床头柜,又往前走到阳台,拉开阳台门,还是没回头:“少祥……”

“珊儿。”甄少祥的声音在他身后几步,应答着他。

“你和眉哥……聊了什么啊?”于半珊握着门框的手指紧了紧。

“就是我们发现我们两家关注的领域……”甄少祥立刻精神了不少,一五一十地报备起来。于半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望着阳台外面广阔的草坪,下午的阳光有点太好了,空旷的草场上只有风卷动草皮的波纹。

“……所以我们觉得对真亿和致一未来的继续合作也有好处。”甄少祥终于说完了。于半珊低头细细一想,大少爷们考虑得还真的挺周到。

“少祥……”沉默了一会儿,于半珊半侧过身子,余光瞄了一眼一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等着他说话的甄少祥,没等那人应答,他便又转回头望向远处,轻轻地说,“你和眉哥的共同话题……比我和你还多吧。”

致一和真亿合作的时候负责对接的常常是他于半珊,对自己的实力他也很有自信,但是致一是几个兄弟共同的事业,而郝眉还有他所没有的平台,能与甄少祥开拓只有他们有资格谈论的话题。于半珊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的一只手压在身侧,握得紧紧地抵在阳台门框上,指甲都陷进掌心里了。

这次甄少祥没有立刻回答。突然安静下来让于半珊有点不安,正想回头去看,那人暖热的气息便贴上了身体。甄少祥从背后抱住了他,脸埋在他的后颈,嘴唇若有若无地掠过发尾处敏感的皮肤。

于半珊一个战栗,感觉被颈间的呼吸撩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半珊啊……”甄少祥叹息般地用气音叫他。

于半珊又是一抖。已经不记得甄少祥上次唤他全名是什么时候了,如今突然听到那人念出这无比熟悉的几个音节,竟让自己即使在他怀中也生出一丝害怕。

“你说的是那个跟你四年同窗同房共浴、一起工作一起到处玩,到哪儿都勾肩搭背的郝眉吗?”甄少祥的声音非常飘渺,使得本就温柔的音色更加惑人,于半珊却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郝眉家里的资源和真亿正好可以互相引介,但那个层面负责的人就不是我了,我想做的事你明明清楚……”甄少祥的双臂圈在于半珊腰上,手掌慢慢抚触着怀中人的身体,“你和KO怎么了,还加班呢?致一的工作这么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再撬你一次墙角……”

于半珊抬手握住甄少祥的手背:“没,我们就,给日后减轻点儿负担——”甄少祥连生气都这么温柔。他头一次面对甄少祥有点儿心虚。想想又很不服,自己可是鼓足了勇气才问出口的,怎么被这人一声叹息就打得溃不成军了呢?

“你和郝眉丘永侯KO……还有肖奈,在一起工作,我特别羡慕。”甄少祥低低地继续念叨,“上次XX公司竞标,是你和KO一起做的presentation你还记得么,你们配合得特别好,整个流程行云流水,后来大家都在讨论致一的部门协作力。”他货真价实地叹了口气,“真亿也有这么好的工作搭档,可是我做不到KO那样和你各撑半边天还能契合得那么好啊……连休假都看到你们一起工作,你看KO的眼神都放光了你知道么,你也不知道我有多眼红……”

于半珊听出甄少祥语气里淡淡的幽怨,有点无奈地将身体微微后倾,更深地靠向甄少祥怀里:“小甄总唉,你们真亿和我们合作的时候咱们俩不是搭档么?”

“不够不够!”甄少祥撒娇般夸张地摇头,触感刺激得于半珊缩了缩脖子。

“那你来致一算了……噗,不行,你一来大家都知道你是卧底哈哈哈哈……”于半珊讲个冷笑话自己先被逗笑了。

甄少祥感受着胸口处的振动,手臂加了分力,一口咬在于半珊颈下,叼着那块皮肉磨了磨牙。

于半珊吓了一跳,但甄少祥咬得他并不痛,反而某种暖而潮湿的触感让他一下子软了腿。抬起手拍拍那个耍赖的大金毛的头,想阻止他,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调。

“香香……嗯……别闹……”

喑哑的音色于半珊自己听了都脸红。

“珊儿……”甄少祥含糊不清地应答,“把窗帘拉上好不好……”

于半珊快要站不稳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看到甄少祥的脸,却还被他几句话的声音撩成这个样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呢,真是嫉妒让人智商崩溃啊。

“……好……”

怼天怼地的于半珊并不想承认这个颤抖的调调是自己。

===============================

似乎K莫那边应该有段儿差不多的后续发展……【这是一个交叉吃醋的故事【你走开

来和我聊聊天嘛_(:з」∠)_

评论(13)

热度(86)